觀看記錄
觀看歷史
隨喜贊嘆:

痛念死無常

主講:成剛法師  

時間:2021-04-10 15:08

點擊:加載中...

隨喜贊嘆(評分):417

說明: 成剛法師:痛念死無常 序 痛念死無常者,以人總是要死的,然死期不定,或者再活幾十年,或者再過幾天,或者到下一剎那我就不行了。然死向何去?在這險難時刻,是心生懊悔,以手抓胸,無可奈何,悶絕於地,為獄卒所執,作閻羅之階下囚;還是心有所憑,顧盼雄毅,含笑迎死神,歡喜入未來,圣眾前來..[詳細]

掃碼用手機觀看

在線播放列表 (在線報錯)

在線下載列表 (下載報錯)

    痛念死無常


    成剛法師:痛念死無常


    痛念死無常者,以人總是要死的,然死期不定,或者再活幾十年,或者再過幾天,或者到下一剎那我就不行了。然死向何去?在這險難時刻,是心生懊悔,以手抓胸,無可奈何,悶絕於地,為獄卒所執,作閻羅之階下囚;還是心有所憑,顧盼雄毅,含笑迎死神,歡喜入未來,圣眾前來迎,為佛座上客?這是人生一件大事,我等學人理當深思,何去何從,不無揀擇也。何況今生是暫短的,未來是不可窮盡的,有智慧的人決不能因貪戀這暫短的人生,而耽誤未來不可窮盡的人生道路,使自己陷入困境,山窮水盡,乃至難堪。以是應早為之計耳!

    此中所言不無揀擇,即當有揀擇也,謂應當厭捨貪圖懶樂味,習臥嗜睡眠,不厭輪回苦,頻生強懈怠等惡習嗜好,而選取依此人身筏,勤行於正法,早渡生死海,速達涅槃岸之正修行路。

    《涅槃經》云(意):“一切足跡中,象跡為第一。一切想心中,無常死想心,是為最第一”。言一切想心中,無常死想心,是為最第一者,以唯痛念死無常,方能深知過患。由深知過患,則堪能激發厭生死苦,樂求涅槃之強烈出離心,依圓滿具足之出離心,就會產生決定放舍貪圖懶樂味,而精勤修學正法之強大動力。以是義故,名痛念死無常。

    為使諸有情不失此痛念死無常不可思議之利益,今特出此痛念死無常一篇之義,以饗學人,是以為序。

    學法沙門釋成剛敬述

    佛歷二五五五年五月十二日

    偈云:

    云何猶不知,身陷惑網者,

    必囚生死獄,正入死神口。

    此思維死亡的過患,借以激發修習正法的信心。

    以一切眾生的重心,都在世間的五欲六塵、聲色貨利,乃至衣食住用上,未有閑暇的時節因緣,也從來未思考過生從何來,死向何去,所以於此生死泥坑,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乃至沒頂,不能透脫。故我佛大慈,巧設方便,令我等念死。借此以啟迪我等內心的覺悟,知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於生死長夜,迷途知返,走向新生,趣入解脫。

    念死首先要思維此世不能久住,死無常的道理。我們應當這樣正念觀察,即不念死的過患,就在於它是招引今生乃至不可窮盡的未來世一切生死禍患的根源。雖說不能盡,然要欲說之,乃有其六:

    第一、不念正法的過患。謂若不念死亡的過患,就不能對今生的死與死后的去處,乃至不可窮盡的未來世,感到可怕,而厭離生死,樂求涅槃,常思出離,放捨現世,修行正法。若如是者,則重心不會轉移,依然在此世間五欲六塵、聲色貨利、衣食住用上,生死長夜何由以徹?是永無出頭露日之時也,可不哀哉!

    第二、雖念正法而不修的過患。謂若不念死亡的過患,雖然眾生都知道自己一定會死的,然總是未有決定,以為時間還早,習慣於玩留惡習,作這樣的思維:我今天不唯未死,且精力還很充沛,身心也很健康。這樣看來,不但明天不死,且相當一段時間也不會死的。以死亡的影子,尚渺不可睹,一直到死的時候,還抱有幻想:我今天不死,還欲活下去。就這樣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地大好時光虛度,修行正法的大事因緣,一拖再拖,永無修行之日,直至最后,是一日也未修行,可不哀哉!

    第三、雖修而不凈的過患。謂若不念死亡的過患,就不能痛念生死,樂求涅槃。雖修行正法,難免參雜對世間錢財、名聞利養的追求,常為世間利、衰、稱、譏、毀、譽、苦、樂八風所動,終成善惡兼造,不離貪瞋,雜染之修,雖行正法,亦不清凈,難免過患。昔有人問阿底峽尊者:“只為現世的人,果報如何”?尊者答曰:“果報亦只是那樣”。又問:“后世如何”?尊者答曰:“地獄、餓鬼、畜生”??刹话г?!

    第四、修不殷重的過患。謂若不念死亡的過患,修行正法之心就不殷勤莊重,迫切主動,未有動力。以修行是治亂過程,要以修行正法,來不停地治理心上的貪瞋癡等生死惑亂,乃兩種心力的較量,互有勝負,久則疲憊,乃至懈退。若如是者,云何透脫迷妄?可不哀哉!

    第五、自謀不善的過患。謂若不念死亡的過患,就不能放捨對現世利益的貪著,難免於一切法上,妄立知見,見好見壞,唆發妄情,起諸憎愛,乃至取捨,而現作業,減損佛法,招世譏嫌,惡名流布,自找過咎,可不哀哉!

    第六、臨終追悔的過患。謂若不念死亡的過患,狂心還要發作,惑亂身口意三業,不能修行正法。待到臨終,是無善可憑,神隨業走,外加心緒多端,神識潰亂,六根無主,四大壞散,風刀割截,捨報歸冥,閻羅殿上,戰戰兢兢,心生懊悔,以手抓胸,悶絕於地,三界刑罰,六道羈絆,還要重歷皆經,可不哀哉!

    同時念死亡的過患,功德利益無有窮盡,其能為我們今生與來世營造一切圓滿的清凈安樂國土。略而言之,乃有其六:

    第一、利大利益。此利字即指第一有利於學人的最大利益,就是念死亡的過患。如《涅槃經》(意)所說:一切足跡中,象跡為第一。一切想心中,無常死想心,是為最第一。以一切世善人天、出世善四圣,悉始於念死亡過患而出生故,故名利大利益。

    第二、力大利益。此力字即指第一有利於學人的最大勢力,就是念死亡的過患,它能摧毀打破眾生心上無始劫來熏習而成積重難返的貪瞋癡等生死習氣,令癡暗的眾生得見慧日,故名力大利益。

    第三、最初重要利益。此最初即開始之義,謂由念死亡的過患,才使我們對今生的死與死后的去處,乃至不可窮盡的未來世,感到可怕,而毅然放捨現世,決意修行正法,從此開始,走向新生,故名最初重要利益。

    第四、中間重要利益。謂念死亡的過患,能於我們修行正法的過程中,始終作為一種鞭策,能鞭打我們的懈怠,策勵我們的精進,於中不遭委曲,直趣覺道,故名中間重要利益。

    第五、最后重要利益。謂從始至終,不忘念死亡的過患,能使我們深感今生的死與死后的去處,乃至不可窮盡的未來世的可怕,從而催促我們更加精勤地修學正法,最后達到究竟,因圓果滿,故名最后重要利益。

    第六、臨終歡喜而死利益。謂我從始至終,不忘念死亡的過患,故能使我一直堅持修行正法,保持在正確的學佛位置上,立於不敗之地。所謂初中后善,一以貫之:一不愧對佛法;二不委曲己靈;三不負有情。若如是者,死而何憾!所謂“含笑迎死神,歡喜入來世”,豈不快哉!米拉日巴大師曾說:“我因畏死逃上山,通達本心性空理,今死縱臨亦無憂”,亦此義也。故名臨終歡喜而死利益。

    若我們念是死亡的過患,但由於對自己現生的身體與受用、親友眷屬等之執戀不捨,而生起恐懼感,害怕與其永久分離,這是一種根本未修習解脫正道的懼死狀態,純屬障道因緣,以是所對治法故。那么應是一種什么樣的狀態呢?當知由一切業因及諸煩惱的系縛,一切結生之類都不能超脫死亡。面對這種現實,我們即使有恐懼的心,但片刻也不能推遲延緩死亡,亦是徒自憂懼,又有何益?以是之故,我們應當想到今生的死與死后的去處,乃至不可窮盡未來世的佛法義利,至今還未有成辦便死去的可怕情況,而生起對死亡的恐懼,以此來激勵鞭策我們精勤地修行正法,成辦各種義利。若如是者,則大限到來之際,除了坦然歡喜,還有什么恐懼可言呢?是故當常念死亡的過患,勵力修行正法,成辦大義利,為佛座上客,勿作魔階下囚也。

    為破懶惰故,為發精進故,為修正法故,為出生死故,為得菩提故,當恨不久住,痛念死無常:

    一決定死,分三:

    (一)思維死主決定會到來,我決定要死的,無有能退卻者。

    無論你受生為何等身,皆不能免死者,如《集法句經》云:“若佛若獨覺,若諸佛聲聞,尚須捨此身,何況諸庸夫”?謂不管是佛陀與獨覺,還是諸佛的聲聞弟子,他們都要捨棄這個色身,更何況是一般凡夫呢?

    亦不論住於何處,皆不能離死者,如彼中云:“住於何處死不入,如是方所定非有,空中非有海中無,亦非可住諸山間”。謂在這個輪回世間,死主不能侵害的地方,是根本不存在的。不論是藏在空中、海里,還是群山間,都無濟於事。

    又無論何時受生,皆不能離死者,如彼中云:“盡其已生及當生,悉捨此身而他往,智者達此悉滅壞,當住正法決定行”。謂不管是過去、現在、未來出生的任何有情,都要捨棄這個色身而往他方世界。有智慧的人了達此一切都要壞滅的道理,應當很好地安住於正法,發起決定真實修行。

    再者,我們也未有能力擺脫死主的糾纏,或者以任何辦法能遮止他的到來,如《教授勝光王經》云:“譬如有四座大山,巖石非常堅硬牢固,山體也沒有任何破裂損傷,巍巍渾厚,觸天磨地,從四面滾滾而來,一切草木枝葉,及一切生靈,都被碾成細粉。不是靠跑得快,就可以逃走的。也不是靠力量,或財物,或咒藥,可以抵擋的,使之退卻的。那么這四種大畏怖是什么呢?即老、病、死、衰。陛下!老壞強壯;病壞無疾;衰壞一切圓滿豐饒;死壞命根。從這些怖畏中,不是靠走路神速可以逃脫的,更不是靠力量、財物、咒藥可以遮止平息的”。所謂業果逼迫,在數難逃,無可奈何,此之謂也。

    (二)思維壽命無增,且無間減損,故決定死者。

    壽命本來就短暫,且不會再有增加,而又在不停地減損,如是月盡其年,日盡其月,晝夜交替,剎那剎那消逝而去。如《入行論》云:“晝夜無暫停,此壽恒損減,亦無余可添,我何能不死”?謂“逝者如斯夫”,晝夜剎那未曾暫停。此短暫的壽命亦在不停地衰減,且又無從額外增添,身為有情的我,又怎樣能不死呢?

    下以喻顯,如《集法句經》云:“譬如舒經織,隨所入緯線,速究緯邊際。諸人命亦爾,如諸定被殺,隨其步步行,速至殺者前。諸人命亦爾,猶如瀑流水,流去無能返,如是人壽去,亦定不回還。艱苦及短促,此復有諸苦,唯速疾壞滅,如似杖畫水。如牧執杖驅,諸畜還其處,如是以老病,催人到死前?!?/span>

    謂譬如織布,隨著一次一次地飛梭走線,能迅速織完一匹布。而人的壽命亦是這樣地速疾短暫!還如那些待宰殺的羊等畜生,隨著其一步一步地挪動,而迅速到達屠夫的眼前。同樣,人的壽命也是這樣短暫、危脆,迅速地被時間吞滅!猶如飛流而下的瀑布,一去再不復返。同樣,人的壽命也隨著時光的流逝,再也不可能回到從前。人的一生本來充滿著諸多的痛苦艱辛,而又如此的短暫急促,唯是速疾壞滅之法,如水中畫畫一般,瞬間流失。又象被牧童持杖驅趕的畜生,不由自主地回到圈欄,而人則無奈地被老病諸苦催趕到死亡面前。

    (三)思維存活之際,亦無有閑暇修習正法,決定死者。

    如《入胎經》(意)云:初於孩童十年,不知修法。中間半數,於睡眠中度過。后二十年,體衰無力。其余又多為世事、衣食、煩惱、病苦等牽纏,修法時間能有幾何?實在是太少了。正如伽喀巴大師所說:“六十年中,余能修法,尚無五載”。

    《本生論》云:“嗟呼!世間惑,匪堅不可喜,此姑姆達會,亦當成念境”。嗚呼!被惑業纏縛的世間人,不能長久地堅住於世間,其他又有什么值得歡喜的呢?這盛況空前的挑燈晚會,在不久的將來,也只能封塵在人們的心中,成為念境而已,畢竟不可得了。

    如《迦尼迦書》云:“無悲憫死主,無義殺士夫,現前來殺害,智誰放逸行?故此極勇暴,猛箭無錯謬,乃至未射放,當勤修自利”。謂毫無悲憫心的死主,他會殘酷無情地殺死人們,現在就已經前來尋隙殺害,有智慧的人誰能不嚴加防范,還放逸而行呢?就象兇勇殘暴的人,他的箭法,又射無虛發,所以在他還未放箭之前,就應當放捨現世,努力勤修自利之行,以取得法財,打付死主,富貴未來。

    二死無定期,分三:

    (一)思維南瞻部洲眾生壽命不定。

    《俱舍論》云:“此中壽不定,末十初無量”。謂南瞻部洲眾生壽命無有準定,劫末人的壽命長不過十歲,而劫初時,人的壽命卻無有限量。

    如《集法句經》云:“上日見多人,下日有不見。下日多見者,上日有不見”。謂於上午見到的很多人當中,有的於下午就見不到了?;蜢断挛缫姷降暮芏嗳水斨?,有的於明日上午就見不到了。

    又云:“若眾多男女,強壯亦歿亡,何能保此人,尚幼能定活?一類胎中死,如是有產地,又有始能爬,亦有能行走,有老有幼稚,亦有中年人,漸次當趣沒,猶如墮熟果”。謂已經有很多男男女女,正值年輕力壯,花容月貌之際,卻忽然死去。又怎么能保證這個人因為年紀輕輕,就一定能活下去呢?有的人尚在母胎中就已死去。有的剛生下來不久就死去。有的剛學會爬行,有的才能走路,就離開了人間??傆^世人,有老有幼,亦有中年人,一個接一個地趣往來世,就如同樹上結的果子一樣,有的一開始就掉下來,有的尚未成熟就掉下來,有的熟透了才掉下來,最終一個果子也不能留在樹上,得全部掉光。

    生命的無常,就是這樣迅速,誰能主宰?故《集法句經》勸勉我等云:“明日及后世,孰先至難知,勿營明日計,當勉后世義”。謂明天與來世,此二者誰先到來,我等凡劣很難知道,故不要為了明天的生活經營設計,當勉勵自己多為后世做有義利的事。若能如是,則雖死何患!

    (二)思維死緣眾多,而活緣極少的道理。

    言死緣眾多者,諸如天災之寒暑、風雪、水火、雷電、饑饉、惡病、毒蛇、惡獸……等。又如人禍之刀兵、王難、兇殺、怨害、劫命、墮胎、咒術、毒藥、鬼魅……等。還有自然老朽、衰竭失命者……等,是說不能盡。

    言活緣極少者,謂人來到世間,從生到死,這幾十年一期身命,無時不在受到死亡的威脅,若不小心謹慎,嚴加防范,隨時都有失掉身命的危險。所以人的一生就是與死亡對持、分爭、較量的過程,雖然時有勝負,然其對人的逼迫從來未有暫緩、寬容、放行過。

    正如《本生論》所云:“死主自斷一切道”,謂死主已經封鎖了一切逃生之路,以是人未有不死者。人的一生就是在掙扎、勉強、維持活命,若不如此,命就活不成。為活命而作業,故名濁命。由是觀之,死緣不亦眾多,活緣極少乎!

    如《親友書》云:“若其壽命多損害,較風激泡尤無常,出息入息能從睡,有暇醒覺最稀奇”!謂對於壽命作損害的惡緣是這樣的多,身命的危脆,比起風吹激起的水泡還無常,隨著一呼一吸,人們還能有機會從深深的睡眠中醒過來,真是莫大的稀奇!

    又《百論》云:“無能四大種,生起說名身,於諸違云樂,一切非應理”。又本來未有什么能力的地、水、火、風四大,受業力的支配,通過相互和合,才形成了這個色身。然四大體性各異,火升水降,地沉風動,常相凌害,而作損惱。然眾生迷執,對於這個本來相違,只是暫時的扶持,似乎相安無事的狀態,誤以為是永恒的安樂,實在是未有道理。

    又《寶鬘論》(意)云:“死緣極眾多,活緣唯少許,猶如風中燈,故當常修法?!敝^造成死亡的惡緣是那樣的眾多,而生存的活緣卻只有少許,猶如風中的殘燭,隨時都有被吹滅的可能,以是之故,趁死主尚未到來之際,應當常恒修習正法,以積得法財,富貴未來。

    (三)思維身極危脆,死無定期者。

    如《親友書》云:“七日燃燒諸有身,大地須彌及大海,尚無灰塵得余留,況諸至極微劣人”?謂當壞劫到來之時,七個太陽生空之際,一切山河大地、須彌山王及四大海水,都燃燒得不留一點灰燼,更何況是至極微劣的人身呢?

    又《迦尼迦書》云:“死主悉無親,忽爾而降臨,莫想明后行,應速修善法。此明后作此,是說非賢人,汝當何日無,其明日定有”?謂死主不會給任何人情面的,會忽然降臨到你的頭上,不要推延說,明天、后天再作這件事,應當從現在起,精勤修行於正法。說此事到明天、后天來作這話的人,一定不是一個賢能有智慧的人,因為你將會死去的明天或后天,一定會來臨。

    此以下文思維死時除佛法以外,什么也不能拯救利益自己,諸如什么親友、財物、權勢、色身、受用等都無濟於事,悉得捨離,什么也帶不走。

    如《迦尼迦書》云:“能生諸異熟,先業棄汝已,與新業相系,死主引去時,當知除善惡,余眾生皆返,無一隨汝走,故應勤妙行”。謂引生這一世異熟果報(指五陰身心)的先業一旦受完,把你(指受報之主,阿賴耶識)完全拋棄后,你又不由自主地被新業牽引,在這新舊交替,死主降臨之際,除了善惡業如影隨形之外,其他一切有情都要退后,未有一個人可以隨你去。明白了這個道理以后,就應當毅然放捨現世,努力地修學妙善正法之行。

    又吉祥勝逝友云:“天王任何富,死赴他世時,如敵劫於野,獨無子無妃,無衣無知友,無國無王位,雖有無量軍,無見無所聞,下至無一人,顧戀而隨往,總爾時尚無,名諱況余事”?謂陛下!不管一個人是多么地富甲天下,但死后奔向他世時,就象在荒郊野外,遭強盜洗劫一空般,孤獨一人,未有子女、嬪妃、親友、眷從,也丟掉了國土、王位。雖然往昔有強大的軍隊護衛,但到此時,一個也看不見、聽不著,乃至未有一個人,因為留戀你的恩德,而誓死追隨??傊?,到那時候,連自己的名字都不復存在,更何況是其他事情呢?

    前者從幾個方面,闡述了死無常的道理,今更引能海上師所集之“無常頌”,讀來發人深醒。

    “今后我當死,盡人莫不知,日日又不死,由此常心生。譬如奪標人,得失雖有二,總以得為準,決不以失計。此不正思維,正知正念蔽,時起久住心,執常謂不死。便覺現前身,繼續多需備,求暫時諸樂,避目前苦計。亡軀捨修行,力求苦守據,更求長生法,總不念及死。於諸解脫法,成佛等大事,無暇及觀察,而復生畏懼?;蛴涡氖サ?,趨重於世事,紛擾度時光,萬勞謝一死。復多修行人,念死又未死,漸漸常見生,怠弱不精進。忽然死主來,迅速不先聞,縱精神騰躍,大勢力財能,文章巧技術,仙藥咒術等,或避山海間,王臣兵威等,老少中年人,美容或丑輩,智愚賢不肖,皆不免於死。人壽說百年,百年者有幾?縱許汝百年,百年有盡時,百年末后日,亦何異短命?況此百年中,剎那不暫停,如織師織布,赴刑場罪人,及少水魚類,電流等更思。又此百年中,盡日擾紛紛,雜話飲食等,夜來復昏睡,奔赴苦思維,傷情拭眼淚,病苦困床席,逃避冤家類,老年多衰病,久憂長不死。清凈好時光,百年中有幾?智人善觀察,應當勤戒定。死時何時來,不先與我信”。

    這樣思維以后,我們明白了自己一定要死的,而何時死,卻未有一定,或許今天就可能猝然死亡,何況臨終時,除了佛法能拯救利益自己,其余諸如親友、財物、權勢、色身、受用等,都無濟於事,悉得捨離,什么也帶不走。因此我們必須為死亡的到來,早日作好準備。唯有放捨現世,精勤修習正法,以此來迎接死亡,則有備無患矣。

    此以下文思維業果。謂人死亡以后,并不是就此拉倒,還要繼續受生,所生的去處,亦僅有善惡二趣,在哪里受生,受何等身,我們自己不能主宰,完全由業力牽引,所以應當對黑白二業,作如理地取捨,不可有絲毫差謬,其中分四:

    (一)思維業果決定者。

    謂一切苦樂皆隨逐於善惡之業。如《寶鬘論》云:“諸苦從不善,如是諸惡趣。從善諸善趣,一切生安樂”。謂一切痛苦皆從不善之業產生,同樣一切諸惡趣,異熟果報,也是從不善之業產生。從善業能感報一切諸善趣,同樣從善業能感報一切生中受諸安樂。所謂善惡苦樂,業果不亡,猶響應聲,影之隨形,終無免離,此之謂也。

    (二)思維業增長廣大之理。

    謂從微小的善惡業中,亦能生起廣大無邊的苦樂果報。荀子《勸學篇》云:“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是業因從微小,數習則增長,增長則廣大,焉可忽耶?

    如《集法句經》云:“雖造微小惡,他世大怖畏,當作大苦惱,猶如入腹毒。雖造微小福,他世引大樂,亦作諸大義,如諸谷豐熟”。謂雖然造下輕微小的過惡,然於他世卻會引生極大的怖畏,令我們受大苦惱,猶如誤吃入腹的毒藥,深受其害。雖然作了輕微小的善事,然於他世卻會引生無盡的安樂,并令我們成就廣大的佛法義利,猶如五谷豐登,能令我們滿懷豐收的喜悅。

    又云:“如鳥在虛空,其影隨俱行,作妙行惡行,隨彼眾生轉。如諸少路糧,入路苦惱行,如是無善業,有情往惡趣。如多有路糧,入路安樂行,如是作善業,有情往善趣”。謂猶如鳥在空中飛翔,不論飛得高低,鳥的影子一直隨其身形。同樣眾生所作的善惡業,也一直隨順彼眾生而轉,不相捨離。如同那些奔赴旅途的客人,由於缺乏盤纏路糧,而處處都是困難苦惱,身心疲憊不堪。同樣處於生死長夜,未有積得善業法財的有情,還將受生死的貧窮困乏,無奈地墮入惡趣,受大苦楚。而備足盤纏路糧的旅客,一路則安穩快樂而行。同樣積得善業法財的有情,憑借自己的福德因緣,自然往生善趣,一切豐足安樂。

    又云:“莫思作輕惡,不隨自后來,如落諸水滴,能充滿大器,如是集少惡,愚夫當極滿。莫思作少善,不隨自后來,如落諸水滴,能充滿大瓶,由略集諸善,堅勇極充滿”。謂不要大意地認為:造下輕微的惡業,不會跟隨著自己感受果報。其實,如水滴雖小,而能充滿大的容器。愚癡的人,由於積集了無邊的小惡,最終令其承受大苦報。亦不要認為:小小的善事不會感果。如水滴雖小,而能充滿大瓶。心志勇猛的菩薩,由於不棄小善,廣行利益,最終獲得最勝樂。

    (三)思維不造業,不會受報之理。

    謂若不造善業、惡業、不善不惡業,即不會感招苦報、樂報、不苦不樂之報,所謂無因即無果,此乃自然法則。如經云:“諸業不造,自然成道”。六祖云:“不思善,不思惡,善惡都莫思量,即可入清凈心體”?!镀鹦耪摗吩疲骸皟舴o量功德,即是一心,更無所念”。謂一真法界、一佛法界、一真如妙心,本自圓成,何假造作善、惡、不善不惡之業行耶?此就真實了義離相說。

    若就方便次第隨相說,如《地藏經》云:“南閻浮提眾生,舉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镀鹦耪摗吩疲骸安挥X故心動,說名為業”。達摩祖師云:“心生即是罪生時”。業者因也,是有因就得結果,循業就得受報。若如是者,則於善惡二法、黑白二業、苦樂二果,不無揀擇耶?所謂要捨其惡,取其善;生其白,滅其黑;成其樂,壞其苦,方正順佛法之道也。

    (四)思維業已造,不壞失之理。

    如經云:“假使百千劫,所造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又大德有言:“立桿就有影,循業就受報”。是自作業還自受,因果自負。又世俗說:“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不得”,言不虛也。如果我們對於前者所闡述的業果決定、業果增長、不作不受、作不壞失、因不虛棄、果不浪得這些道理,生起定解后,即能付諸實踐,於起心動念、一言一行上防止,乃至斷除惡法黑業,精勤不懈地修習善法凈業,如是不唯能消除禍患,且能自我拯救,豈不快哉!

    此以下文思維輪回過患,分六:

    (一)思維不定過患者。

    謂無始劫來生生世世,眾生就輪回六道,出沒三途,於其中間,都互相危害過,也互相利益過。既結下了惡業,也結下了善業。由業的力量,是同緣相吸,共業相牽,互相遞償。以是之故,親友、怨敵互相轉變,未有準定,即未有固定的親人,亦未有固定的仇人。所以我們應當知道輪回諸法,與輪回中的親人與仇人,都未有任何可堪憑賴處,而能深生厭離,不為親仇所累罪,方能脫出身來,步入修學正法的道路。

    如《親友書》云:“父轉為子母為妻,怨仇眾生轉為親,及其返此親轉仇,故於生死全無定”。謂於生死輪回中,根本未有固定的法則,由業力使然,互相改頭換面,以隔陰之迷,即不相識,故皆錯認,成性顛倒,可悲!可嘆!可惜!有時父親反投生為自己作兒子,而母親卻轉為自己作妻子,仇敵反而轉為至親,而至親卻轉為不共戴天的仇敵,以是之故,於生死輪回中,親仇完全無準定。若如是者,何憎?何愛?

    又《妙臂請問經》云:“有時怨敵轉為親,親愛如是亦為怨,如是一類為中庸,即諸中庸復為怨,如是亦復為親愛。具慧了知終莫貪,於親當止愛分別,於心善法安樂住”。謂即使於現在目前之世,由於因緣的變化,時過境遷,有時仇敵卻轉成親朋,而親朋反轉成仇敵,或有時親朋或仇敵成了不關痛癢,似乎素不相識的行路人,而有的本來兩不相干的人,卻成了自己的親朋或仇敵。如是親朋、仇敵與路人,互相轉換,無有準定,那么有智慧的人,明白了這就是世間相(經云:“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的道理,於親朋與仇敵,就不要再去理會了,立即止息憎愛的分別,勵力將心安樂地住於佛法上。

    (二)思維不知滿足過患者。

    謂無始劫來,眾生的貪欲之心熏習得非常厚重,驅使迫令人們於五塵欲境引取無厭。如世俗有言“人心不足蛇吞象”,未有滿足的時刻。經云:“欲為苦本”,故由此而引生無邊的生死、罪業和痛苦。雖然禍患無窮,然眾生不知不覺,依舊沉迷,故佛教令思維不知滿足的過患,以警覺之,令迷途知返,以走向新生。

    如《親友書》云:“如諸癩人為蟲癢,為安樂故雖近火,然不能息應了知,貪著諸欲亦如是”。謂象那些患有麻風病的人,由於被癩蟲啃咬,而痛癢難忍,雖然靠近火堆炙烤,會得到暫短的安樂,但無法徹底根除,一旦離開火,更加劇了痛癢的程度。同樣,我們應當明白:貪著愛戀世間的五塵欲境,亦是如此。

    又《攝波羅蜜多論》云:“欲塵盡歸己,日日常沉溺,多行不厭足,何病大於彼”?謂盡管五塵欲境都歸自己所有,天天都沉溺於其中,但不管是如何地享受,都不會感到滿足,仍汲汲營求,那么還有什么病患較此更為嚴重的呢?經云:“欲為苦本”。謂由於生前貪著五塵欲境,而造下了深重罪業,死后墮入三途,將以承受地獄、餓鬼、畜生之無量苦毒酬償之,可不哀哉!

    如《除憂經》云:“數於地獄中,所飲諸烊銅,雖大海中水,非有爾許量。生諸犬冢中,所食諸不凈,其量極超過,須彌山王量。又於生死中,由離諸親友,所泣諸淚滴,非海能為器。由互相斗爭,積所截頭首,如是高聳量,出過梵世間。為蟲極饑虛,所啖諸土糞,於大乳海中,充滿極高盛”。謂一次又一次地於地獄中,所飲的烊銅鐵汁,即使是大海中的水,也未有那么多。投生為豬狗等所食的各種濁穢不凈,堆積起來將超過須彌山王。又於生死輪回中,由於親友間的離別,傷情所流的淚水,連浩瀚的大海都容納不下。由仇敵互相間的斗爭,被截下的首級,堆積起來,將超過梵天。又曾生為卑微的小蟲,被饑虛逼迫,所吞啖的糞土,都可以填平充滿深廣的大乳海。

    於此三有世間,無一可堪憑賴者,若不精勤地修學佛法,仍將象經中所說的那樣,惑業苦三,未有頭緒,將永無休止地演繹下去。正如善知識桑樸瓦說:“每想到在這個生死輪回中,還要在善惡二趣間,出沒萬端,升沉片刻地虛生浪死,心中就實在感到忐忑不安”。所以我們應當勤加思維,直至生起如此的真實心量,令自己安住於修行正法之中。

    (三)思維數數捨身過患。

    經云:“但作白狗身,積骨如須彌”。謂無始際來,一切有情於六道輪轉,捨身受身,受身捨身,未有窮盡,雖以大地作塵點,未能計其數,是堆其骨可以成山,匯其血可以成河,聚其冤魂又足以蔽日,除濁穢大地,染污江河,陰霾太空,是徒勞往還。由是觀之,數數捨身,非過患而何!

    (四)思維數數結生過患。

    如經云:“諸比丘,譬如有人,從此大地執取諸丸,量如柏子,作是數云,此是我母,此是我母之母,而下其丸。諸比丘,此大地泥速可窮盡,然諸人母輾轉非爾”。謂雖將大地丸柏子,數母邊際未能計,是多所累也。由是觀之,數數結生,非過患而何!

    (五)思維數數高下過患。

    如偈云:“既成百施世應供,業增上故復墮地。既滿轉輪圣王已,復於生死為奴婢。天趣天女乳腰柔,長受安樂妙觸已,后墮地獄鐵輪中,長受粗磨割裂苦。長時安住須彌頂,安足陷下受安樂,后游煻煨尸泥中,當念眾苦極難忍。天女隨逐受歡喜,游戲端妙歡喜園,后當住止劍葉林,獲割耳鼻刖手足。天女殊妙姣容好,共游金蓮徐流池,后墮地獄當趣入,難忍灰水無極河。雖得天界大欲樂,及諸梵天離欲樂,后墮無間為火薪,忍受眾苦無間絕。得為日月自身光,照耀一切諸世間,后往極黑陰暗處,自手伸舒亦莫睹”。謂尊卑隨因轉,貴賤由業牽,苦樂非自主,盛衰皆由命,相互常轉換,高下無準定,罪過與禍患,窮劫說不盡。由是觀之,數數高下,非過患而何!

    又如調伏阿笈摩云:“積集必銷散,崇高必墮落,合會終別離,有命咸歸死”。

    (六)思維無伴過患。

    如云:“若能了知如是過,愿取三福燈光明,獨自當趣雖日月,難破無邊黑暗中”。謂若能明了知道前者所闡述之說不能盡的生死過患,則能深生厭離,而愿樂執取。通過修布施、持戒、智慧所生的三種福德大光明炬,不唯能照亮今生,且能除滅死時、死后的去處,乃至不可窮盡未來世的生死暗冥。若不如此,則將孑然一身,獨自趣入雖有日月威光,也難以穿透的地獄幽冥。

    是生死輪回中,未有任何可堪憑賴處:一、親友不堪憑賴者,謂無伴獨行故。二、財物不堪憑賴者,謂死不帶去故。三、權勢不堪憑賴者,謂無兵無臣故。四、色身不堪憑賴者,謂數數捨身故。五、受用不堪憑賴者,謂死時唯苦故。乃至無有一法可堪憑賴者。由是觀之,無伴非過患而何!

    既知過患,當深生厭離,放捨現世,憑賴佛法,早求自度,是無處不毗盧,光明遍照也。

    云何猶不知者,此乃征責之詞,謂生死的過患是這樣地無有窮盡,為什么你到現在還不知道呢?

    身陷惑網者,謂你已經深深地陷入無明不覺迷惑的生死羅網里,不能透脫。

    必囚生死獄者,謂若如是者,那么你必定要被囚入生死輪回中的三界牢獄。

    正入死神口者,謂你已經一步一步地正在進入死神的口中,終將被其吞沒,可不哀哉!

    偈云:

    漸次殺吾類,汝豈不見乎?

    然樂睡眠者,如牛見屠夫。

    謂死主的殺者——老、病、死、衰,已經前來殺害:老殺強壯;病殺無疾;衰殺一切圓滿豐饒;死殺命根,從未寬恕。身命將亡,難道你還未有看見嗎?也只有那些貪樂財色名食睡,醉生夢死的人,熟視無睹,若無其事,就如老牛見到屠夫一般,不知不覺。

    偈云:

    通道遍封已,死神正凝望,

    此時汝何能,貪食復耽眠?

    《本生論》云:“死主自封一切道”,謂死主的殺者——老、病、死、衰,已經封鎖了一切逃生的道路,死神正在凝視張望,伺機索命。那么當此生死存亡,命若懸絲的險難之刻,你怎么還那樣若無其事,依舊安心地去貪食又貪睡呢?

    偈云:

    死神速臨故,及時應積資,

    屆時方斷懶,遲矣有何用?

    謂由於死神隨時都會降臨的原故,我等應當及時地精勤修學正法,為今生的死,與死后的去處,乃至不可窮盡的未來世,準備好福德智慧兩種資糧。假若不是這樣,待到死亡臨頭的時候,方欲斷除懶散怠墮,是為時已晚,雖懊喪悔恨在心,將何所用耶?

    偈云:

    未肇或始作,或唯半成時,

    死神突然至,嗚呼吾命休!

    謂往往於一件事尚未開始作,或剛開始作,或只完成一半的時候,死神就會不期突然而至,到那時你也只能驚恐無奈地長嘆一聲:唉!我完了!而已。

    偈云:

    因憂眼紅腫,面頰淚雙垂,

    親友已絕望,吾見閻魔使。

    謂因為我的死,親友們憂傷難過,雙眼哭得又紅又腫,淚水不斷地從雙頰滾流下來,到這個時候,親友們都已陷入絕望,而唯有我獨自一人捨報歸冥,前赴面見陰森可怕的閻魔羅王的使者,聽從發落。

    偈云:

    憶罪懷憂苦,聞聲懼墮獄,

    狂亂穢覆身,屆時復何如?

    謂平時放意縱情,無所顧惜,不肯回心修學正法,臨終不唯未有善業法財可憑,且負有惡業重債,追念懊悔,而心懷憂苦,不能自釋。又陰境現前,聽到種種刑罰之聲,而心生恐怖,害怕自己墮於地獄,乃至驚恐狂亂,不能自持,流出不凈,濁穢覆身。到了那個時候,除了無可奈何,又有什么辦法呢?

    偈云:

    死時所懷懼,猶如待宰魚,

    何況昔罪引,難忍地獄苦。

    此以下文思維后世之苦。

    謂人臨命終,神識潰亂,六根無主,四大壞散,風刀割截,捨報歸冥,如被怨賊劫於荒野,恐懼萬端,無處希望,就象被屠夫摔在砧板上,掙扎翻滾待殺的活魚一般,無可奈何,更何況是由昔日罪業牽引,死后還要承受剜眼割鼻,截首剁足,開胸破腹,乃至說不能盡之地獄苦毒,更是令人難忍。

    偈云:

    如嬰觸沸水,灼傷極刺痛,

    已造獄業者,云何復逍遙?

    謂譬如皮肉細嫩的嬰兒,被滾熱的沸水燙傷,他就會象針刺炙灼那樣極痛不堪。那么已經造下了地獄重罪,不久即將成為閻魔羅王階下囚的我,為什么還不自警覺,竟這樣逍遙無事呢?

    偈云:

    不勤而冀得,嬌弱頻造罪,

    臨死猶天人,嗚呼定受苦。

    謂有的人由於懶散怠惰,不肯付出辛苦,精勤地修習正法,然卻冀希望於獲得利益安樂。還有的人由於我愛執嚴重,總是習慣於條件論,自我嬌氣,不能自立,而頻頻作業。又有的人平時昏昏度日,兀兀延生,而臨命終時,希望自己能福壽綿長,猶如天人一般。哎!這些人都是癡心妄想,不唯不能遂愿,且還會定受生死之苦。

    偈云:

    依此人身筏,能渡大苦海,

    此筏難復得,愚者勿貪眠。

    此以下文明莫放逸。

    謂乘此人身的船筏,能通過修行佛法,從生死此岸,渡過貪瞋癡煩惱苦海的中流,到達常樂我凈的涅槃彼岸。佛說:“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得人身者如爪上土”。一失人身,萬劫難復,是此人身寶筏,不亦難復得乎!又佛法甚難遇,如優曇缽羅華,百千萬劫時乃一現。今者,若不趁此人身在,勵力地修行正法,早日成辦佛法義利,一旦死神到來,夭喪殞沒,中斷修道,遂失慧命,則瞥爾隨他去矣,可不哀哉!如大德所說:“道業未成,色身先壞,不免輪回”者是也。以是之故,愚癡的人??!不要再貪睡而醉生夢死了。



    (恭敬轉載于了悟子博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