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
觀看歷史
隨喜贊嘆:

冥報記

主講:

時間:2019-06-27 14:46

點擊:加載中...

隨喜贊嘆(評分):646

簡要說明 二、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冥報記》,今天為大家講述釋慧如的故事。 釋慧如的故事 京城長安真寂寺有位出家人,名叫慧如,年少時候精進勤奮的修苦行。師承信行法師,信行法師圓寂后,慧如仍奉行老師的教誨。 隋朝大業中期,慧如坐禪修..[詳細]

掃碼用手機觀看

冥報記



二、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冥報記》,今天為大家講述釋慧如的故事。

釋慧如的故事

京城長安真寂寺有位出家人,名叫慧如,年少時候精進勤奮的修苦行。師承信行法師,信行法師圓寂后,慧如仍奉行老師的教誨。

隋朝大業中期,慧如坐禪修定,端坐七天,巍然不動,大家都十分贊嘆詫異,認為他入了三昧。不久慧如睜開眼睛,淚流滿面。諸位僧人都好奇的問他,他回答說:「火燒得我的腳好痛呀!等我看完了腳上的燒瘡之后再說吧。」大家更加好奇的追問,慧如說:「我被閻王請去,修道七天圓滿之日,閻王問我:『是否想見先前亡故的熟人?』我回答說:『想見兩個人。』閻王就派人去傳喚第一個人,只見一只烏龜爬過來,舔了舔我的腳,流著淚離開了。至于另一個人,使者回話說:『因罪業深重無法傳喚。』閻王下令準我前去見面。使者領我到牢獄門前,門關得很牢固,使者叫來守門人,有人回應,使者對我說:『法師趕快讓開,不要對著門站立!』我剛閃開,大門便打開了!像鍊鐵一樣猛烈的大火,從門中立刻噴出來,一粒火星迸落到我的腳上,我用衣服將火星擦掉后,抬頭再看,門已經關上了,最后還是沒有見上面。后來閻王送我三十匹絹,我執意不收,閻王說已經派人送到后房了。」眾僧人爭相趕往后房去看,果然絹都放在了床上。慧如腳上的燒瘡像銅錢那么大,一百多天后才痊愈。慧如于唐朝武德初年圓寂于真寂寺,也就是現在的化度寺。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親愛的聽眾朋友,這期的《冥報記》就播送到這里,歡迎您繼續收聽,我們下期再會。



三、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冥報記》,今天為大家講述釋僧徹的故事。

山西絳州有位很有道德而且精通佛法的出家人,叫釋僧徹,年少時候精明練達;他在孤山的西凹處建造寺院修行,四周種了很多樹木,環境清幽。

有一次他在山間行走,見窯洞中有個患癩病的人,瘡膿又臟又臭,向他乞求食物。僧徹憐憫病人,就帶他回寺院,并且在寺院旁為他挖了一個窯洞,供他衣服食物,并教他念《法華經》。這病人不認識字,秉性又低劣,僧徹就一句一句的教他,特別費勁費時,但是卻始終不厭倦。病人誦經快到一半時,就覺得夢中有人教他,從此稍微聰明穎悟起來。學到五六卷時,覺得膿瘡逐漸痊愈,等到誦完全部經時,胡須眉毛都重新長出來,身體也恢復如常,還能為人治病。

后來房仁裕任秦州刺史時,將僧徹所建的寺院取名為「陷泉寺」。當初山上沒有水,僧徹只能遠從山下挑水供上山飲用。一天,山上的地表突然下陷,凹陷的地方涌出泉水,所以取名「陷泉寺」。

僧徹總是勸人行善,自己參禪修行,遠近的人像長輩一樣恭敬他。永徽二年正月,他忽然囑咐徒眾,說自己要圓寂了。然后,就在禪床上打坐,閉目不動;當時天氣晴朗,天空中突然像下雪一樣,降下許多美麗的鮮花,香氣久久不散。方圓二里之內,樹葉上都蒙上一層白色的粉末,三天以后,才恢復原來的顏色,這時僧徹已經圓寂了。到現在已過了三年,他仍然獨坐禪床上,身體毫無腐壞發臭,只有雙目流淚。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親愛的聽眾朋友,這期的《冥報記》就播送到這里,歡迎您繼續收聽,我們下期再會。


四、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冥報記》,今天為大家講述練行尼的故事。

練行尼的故事

河東地方有一位練行尼,時常念誦《法華經》。她訪求到一位擅長書法的人,付給他比一般人高出幾倍的酬勞,并且特別準備一間清凈的房間,請他抄寫《法華經》。抄經人每次進入凈室,必須沐浴,燃香薰衣,讓身體潔凈芳香。為避免抄經人呼出的濁氣污染經典,就在墻壁上鑿一個孔,插上一支竹筒通到室外。每當抄經人向外呼氣時,就請他口含竹筒,把氣吐到室外。《法華經》共有七卷,歷時八年才抄完。由此可見,練行尼對經典的嚴謹供養,以及至誠的恭敬心。

龍門僧人法端,時常召集大眾講《法華經》,認為練行尼的經本精確嚴謹,所以派人向她請經。練行尼推辭不肯,法端則堅持要請,練行尼迫不得已,就親自將《法華經》送去。當法端和徒眾翻開經本時,只見黃紙上空無一字,再往后翻,也都是一字沒有。法端等人立刻心生慚愧畏懼之心,立即把經本送還給練行尼。練行尼悲泣的收下,用香水洗滌過裝經的盒子,恭敬的沐浴更衣,繞佛行道,經七日七夜,不曾休息片刻。經過如此恭敬的行持之后,再展開經本,終于又見到原來的經文。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親愛的聽眾朋友,這期的《冥報記》就播送到這里,歡迎您繼續收聽,我們下期再會。


五、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釋道懸的故事

蒲州仁壽寺僧人釋道懸,從小聰慧好學,受到地方人士的尊崇和敬仰。他曾宣講《涅槃經》八十多遍,可以說是相當精通嫻熟。

貞觀二年,崔義直做虞卿縣的長官,派人啟請釋道懸講經。剛開始講經題,他就悲泣的對大眾說:「遠離佛在世的時代已經相當遙遠,佛所說的微言大義已經隱沒斷絕,像我這樣庸愚的人所傳授的,不足以為各位所學習;但只要有信心歸依佛的教誨,自能通達了悟。這次講經,只能講到《師子品》,時日無多,希望大家各自用心。」后來講到《涅槃經.師子品》,一天早上他無病無痛的圓寂了,出家在家四眾弟子既驚訝又悲慟。蒲州縣長崔義直光著腳步行,親自護送法師的遺體到南山北坡。當時正是十一月的冬天,土地冰凍,埋葬之后,墳墓上竟然長出花朵,像蓮花一樣,但比蓮花小一點。在埋葬頭部及手腳的地方,各長出一朵花。崔義直覺得非常驚奇,于是派人守夜。在守夜人疲倦睡著時,有人偷摘了花朵;等到第二天早上一看,法師全身四周都長出了花朵,總共有五百多株,過了七天才枯萎。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六、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冥報記》,今天給大家講述的是釋道英的故事。

釋道英的故事

河東有一位出家人,名叫釋道英,少年時候就參禪修行,以修養心性為主,不重視外在的威儀。但對經律中深奧的義理,只要一接觸就能理解;遠近的出家眾,都爭相向道英法師請教釋疑。道英常對他們說:「你們還沒有真正探究到問題的癥結;希望能思惟問題的根本所在,找到之后再來問我。」問的人回去后,認真思考疑惑的地方,大部分都能自己解開疑惑;思考后還不明白,再來問的,道英法師都能為他們解說其中的關鍵之處,他們都能明白并歡喜的回去。

道英法師有一次與大家乘船渡黃河,船到河中時居然沉沒,船上的人都淹死了。岸上出家在家的人看著道英法師沉到水里,都面對河中悲痛的哭泣。當時正值冬末,河里的冰開始融化,但靠近岸邊的還很堅硬。正在大家痛哭之時,道英法師卻從河中走出來,穿過冰層回到岸邊。岸上的人非常驚喜,爭著脫下身上的衣服給他穿上,道英法師說:「我身體很熱,不用蓋衣服。」說著慢慢走出人群回去了,一點兒都沒有受凍的樣子。看他的身體,紅紅的如火烤一般,知道的人都認為這是入定的原故。

平日里,道英法師有時給人放羊趕車,有時還吃大蒜,有時穿著在家人的衣服,頭發長到幾寸也不剃。曾經有一次他到仁壽寺,道懸法師恭敬的安排他住下,晚上他向道懸要晚飯吃,道懸說:「你是有大德行的人,雖然不著吃飯的相,難道不能為了避免世人的譏嫌,而過午不食嗎?」道英法師笑著答道:「你心里的妄想雜念,一刻也不能停止,何必白白忍受饑餓,讓自己受苦呢。」道懸聽了,非常佩服贊嘆他。道英法師于唐朝貞觀中葉圓寂。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親愛的聽眾朋友,這期的《冥報記》就播送到這里,歡迎您繼續收聽,我們下期再會。


七、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東魏末年,鄴下有一群人到西山采掘銀沙,人還沒有全部從洞里出來,突然間洞穴崩塌,走在最后的那個人,因為石頭塞住洞口,無法出來,幸好他沒有受傷。崩塌的地方石頭不是十分密合,從小縫隙中還可以看到微弱的陽光,他心里想,這下子絕對沒有活命的機會了,于是就一心念佛。

父親得知兒子被壓在山洞里,卻無法挖出尸體;家里又貧窮,沒有能力為兒子超薦修福,只能捧著一缽粗飯到寺院去,希望能供養一位僧人為兒子修福。但是僧人大都希求豐厚的供養,不肯接受他的粗飯,父親不禁捧飯痛哭。有一位僧人憐憫他,接受了他的供養,吃完后,就為他兒子持咒祈福,當父親的這才安心的拜別回家。就在同一天,洞穴中的兒子,忽然看見一位僧人從石隙中進入洞里,手持一缽飯叫他吃,吃過以后,從此就不再飢餓,于是就一心端坐在洞穴中念佛。

過了十多年,齊文皇帝即位,要在西山建造避暑行宮。當工匠移除那些崩塌的石頭,發現洞里的人還活著,就把他救出來送回家。父母看到非常驚訝高興,從此全家都被感化學佛修行。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八、

楊州的嚴恭,本籍泉州人,家境富有,沒有兄弟,父母很疼愛他,無論嚴恭說什么都順從他。南朝陳太建初年,嚴恭二十歲,他向父母請求,希望拿五萬錢去楊州做生意,父母答應了他的請求。

嚴恭帶著錢乘船順江而下,在距離楊州還有數十里遠的地方,遇到一艘船載著鱉,要送到市集上出售。嚴恭問清楚狀況,心想這些鱉難逃被宰的命運,于是就向商人請求把牠們買下來。商人說:「我的鱉長得很大,每只要一千錢。」嚴恭問:「有多少只?」回答說:「有五十只。」嚴恭說:「我剛好有五萬錢,愿意把牠們買下來。」商人很高興的拿了錢,把鱉交給嚴恭就走了。

嚴恭把鱉全部放入江中放生了,然后空船開往楊州。話說那商人離開嚴恭航行十余里,因船沉沒就被淹死了。當天黃昏的時候,嚴恭的父母在家里,突然有五十位身穿黑衣的訪客,想寄住在他家,并送上五萬錢給嚴恭的父親,說道:「你兒子在楊州,托我們把這些錢帶回來給你,希望你全數收下。」嚴恭的父親非常驚愕,懷疑嚴恭死了,因此就詳細的詢問,客人說:「您兒子沒事,只是不需要用錢,所以托我們帶回來。」嚴恭的父親把錢接過來,從標記上認出的確是嚴恭帶走的錢,然而全被水浸濕了。嚴恭的父親請客人留下來,并為他們準備飯菜。客人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走了。

一個多月后,嚴恭回到家里,父母十分高興,就問他托客人把錢帶回來的原因。嚴恭答說:「并沒有此事。」父母就告訴他客人的形貌,以及把錢送到家里的日期,這正是贖龜放生的日子。于是這才知道,這五十位客人都是嚴恭所放生的鱉。父子對這件事情非常驚嘆,因此一起前往楊州建造一座精舍,專門抄寫《法華經》。并且全家搬到楊州,家境也更加富有,于是增建房屋專門做為抄經用。因為抄經房子莊嚴清凈,而且酬勞豐厚,來抄經的書生常常有數十人。楊州的僧俗對嚴恭都很崇敬,尊稱他為「嚴法華」。

曾經有一位交情不錯的親戚,借用抄經錢一萬錢,嚴恭不得已借給他。親戚借到錢后,就用船載著回家,途中船翻了,所借的錢全部掉入水中,而船上的人卻沒事。當天,嚴恭進入錢庫,看到有一萬錢好像從水里撈出來一樣濕漉漉的,覺得很奇怪。后來見到那位借錢的親戚,才知道這錢正是他所借的那一萬錢。

還有一位商人,來到宮湖,在神廟獻食拜祭,并且供奉很多精美的物品。當天夜里,商人夢到神明把祭獻用的物品全部退回來,并對他說:「請您代我把這些物品送給嚴法華,供抄經用。」醒來后,那些物品都擺在他的面前。商人對這樣神異的事情非常驚嘆,便把所有供品送到嚴法華那里,同時還加倍供養贊助。

后來,嚴恭到市集買抄經用的紙,發現錢帶得不夠,忽然看見一個人,拿著三千錢送給嚴恭說:「您用來買紙吧!」說完人就不見了,而錢卻在眼前。像這種怪異的事情,不止發生一次。

隋朝開皇末年,嚴恭辭世,他的子孫繼承抄寫《法華經》的事業。隋朝數十年中,凡到江都的盜賊,都互相約定:「不準進入嚴法華的鄉里。」鄉里的人都因嚴恭的福蔭而保全生命財產。嚴家的后代至今仍繼續抄經。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九、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崔彥武的故事

隋朝開皇年間,魏州刺史博陵崔彥武,巡視管轄的地區,來到一個小鎮,既驚訝又喜悅的對隨從說:「我前世曾在這鎮里當過人家的妻子,現在還記得家在哪里!」于是調轉馬頭進入一條長巷,左彎右轉的來到一戶人家門前,叫隨從敲門。開門的主人是位年邁的老者,出來拜見他。

彥武入屋,直接走到客廳,看著東邊墻壁離地大概六七尺高一塊鼓起來的地方,對主人說:「我從前所讀的《法華經》和五只金釵,就藏在墻上鼓起來的地方。《法華經》的第七卷最后一頁被火燒掉了。所以我到現在,每次誦《法華經》到第七卷后面,總是忘記,無法記起來。」于是命隨從鑿開墻壁,果然發現一個裝著經卷的盒子。打開第七卷末后,確實被火燒掉了,五只金釵仍在里面,都跟彥武所說的一樣。

主人流著淚,說道:「我妻子在世的時候,常讀這本經,金釵也是她遺留下來的。妻子因難產而死,所以不知道這些東西放在哪里,沒想到大人如此清楚。」彥武又說:「院子里有一棵槐樹,我將要生產時,剪下頭發放在樹洞中。」隨即叫人去查看,果然找到了頭發,主人悲喜交集。彥武留下衣服和豐厚的財物給主人,然后就離開了。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十、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宿太山廟客僧

隋朝大業年間,有一位外來僧人,云游到太山廟,向廟主借住一晚,廟主說:「廟里沒有別的房間,只有神殿旁邊的廂房可以睡;可是,凡是住在這個房間里的人都會死掉。」僧人說:「沒關系!」廟主不得已,只好答應,并為他在廂房內安置床鋪。

晚上,僧人端坐誦經,約一更時候,聽到屋里有人走動的聲音,不久山神出現,向僧人禮拜,僧人說:「聽說以前寄住在這里的人都會死,難道都是你害死的嗎?希望你能夠保護來客。」山神解釋說:「剛好碰上他們死期到,又聽到我的聲音,因此害怕而死,并非我殺的,請法師不用擔心。」僧人于是請山神坐下,山神的言談舉止和常人一樣。

聊了一會,僧人問:「聽世間人傳說,太山山神統治鬼魂,有這回事嗎?」山神說:「這是弟子微薄的福報,確有其事。您是不是想見死去的親友?」僧人連忙說:「有兩位一起學佛的僧人死了,希望能見到他們。」山神問過名字后,說:「一位已投生人間,另一位罪業深重墮到地獄,無法過來相見;如果法師過去,倒是可以見到。」僧人非常高興,與山神一同離座,出門不遠到達一個地方,看到很多外形像廟一樣的地獄,里面火光熾盛。山神引領僧人進入一座院落,遠遠看見一個人在烈火中,痛苦哀號,無法言語,身體被燒得難以辨識,血肉模糊焦臭,看得令人心碎,這就是另外那位墮在地獄受苦的僧人。

僧人不忍心再看下去,心里充滿憂愁悲憫,要求離開。一瞬間就又回到神廟,與山神共坐,僧人問道:「我想救拔我的同學,有什么辦法嗎?」山神說:「有辦法,只要能為他抄寫《法華經》,他就能脫離苦海。」天將亮的時候,山神向僧人告辭,隱入后堂。

天亮了,廟主看到僧人沒有死,很詫異,僧人就把晚上發生的事對他敘說一遍。僧人回去后,立即為同學抄寫《法華經》一部,抄完經,整理裝訂好,帶著經又到太山廟寄宿。當天夜里,山神又像上次一樣出現,非常歡喜的對僧人禮拜,問僧人來的原因,僧人告訴他經文已經抄好。山神說:「弟子已經知道了,法師為同學抄經,題目才寫完,你的同學就已經脫離苦難,離開地獄投生去了。我這里不清凈,經文不能供奉在這兒,希望法師把經文送到寺院里。」他們就這樣談了很久,直到天快亮,山神才告辭離去,后來僧人把所抄寫的《法華經》送到了寺院。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十一、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李大安的故事

今天給大家講述李大安的故事。

隴西人李大安,是工部尚書李大亮的哥哥。唐高祖武德年間,李大亮擔任越州總管,大安獨自一人從京城去探望弟弟。回程時,大亮派遣幾名奴仆護送哥哥。來到谷州鹿橋,投宿旅店時,有一個奴仆想謀殺大安。等大安熟睡后,就用小劍刺穿他的脖子,由于用力過猛,小劍扎進床板,兇手因此無法拔劍,慌忙逃跑。大安立即驚醒,呼喚隨行仆人,大家聞聲趕來,想要把劍拔起來,大安說:「劍一拔,我馬上就死,趕快拿紙筆來,先把經過寫下來。」這時仆人告訴大安,已經報官了。

大安記錄完,縣官也趕到了。好不容易把劍拔出來,隨即清洗傷口,敷上藥,大安因為疼痛也昏死過去。

此時的大安忽然像作夢一樣,看到一塊東西,長一尺多,寬厚各四五寸,形狀像豬肉一樣,離地二尺多,從窗戶進入,來到床前,那肉發出話來說:「快還我肉!」大安說:「我不吃豬肉的,怎么會欠你的肉呢?」聽到窗外有聲音說:「錯了,不是他!」那塊肉立即又從窗戶飛出去。

大安又見到院子前面有一池水,池水清澈怡人。池水的西岸上,有一尊約五寸高的金色佛像,一下子就漸漸變大,轉眼間化為一位僧人,他身披嶄新潔凈的綠色袈裟,對大安說:「被人傷了嗎?我現在為你去除疼痛,你就可以康復回家,回家后要念佛修善。」于是用手摩大安脖子上的傷口后,隨即就離開。大安記下僧人的身材形貌,看見僧人背后的袈裟有一塊紅絲補丁,大小約一寸左右,非常明顯。這個時候,大安甦醒過來,脖子上的傷口已經不再疼了,還能坐起來進食。

過了十幾天,京城的子弟把他接回家里。親人都來探望他,大安把被謀害的經過,以及夢見金佛像化作僧人救他一事對大家說了一遍。有一個婦人聽完,就說:「在大安剛離家的時候,他的妻子叫丫鬟找雕工,為大安塑造佛像。佛像造好后,為它彩繪袈裟的時候,不小心滴了一點紅色在背后,要求畫工去掉,畫工卻不肯,至今仍留著,形狀正如您所說的一樣。」大安因此同妻子及全家人一起去看佛像,看到佛像背后的紅點正如夢中見到的補丁一樣。大家無不驚奇贊嘆,從此都崇信佛法。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十二、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董雄的故事

今天為大家講述董雄的故事。

河東人董雄,自小虔誠信佛,茹素數十年。唐朝貞觀年間,官拜大理丞。貞觀十四年春天,受到李仙童事件的牽連,被關在御史臺。

當時,皇上認為他們結黨謀反,龍顏大怒,下旨要求侍御史韋琮等官員,要嚴加看守,盡速審訊,因此被扣押的有十多人。大理丞李忻玄、司直王忻也被牽連,與董雄關在同一間牢房,全被鐵鎖牢牢鎖著。董雄在牢里專心誦念《法華經.普門品》,幾天就誦完三千遍。

一天晚上,董雄獨坐誦經,鐵鎖突然自動解開掉落在地上。董雄驚訝的告訴忻玄,一起查看鐵鎖,發現鐵鎖還牢牢的鎖著,鎖鉤也沒有損壞,可是鎖和鉤卻相隔好幾尺,忻玄等人都覺得很奇怪。董雄恐怕受罰,于是報告獄吏,請他重新鎖上。

監察御史張敬當夜值班,便命獄吏把鎖鎖上,并拿燈火照亮查看一番,見到鉤鎖沒有打開而自動分離,感到非常怪異。所以在再上鎖時,就用封條將鎖貼封,并在封條上簽署。獄吏走后,董雄又端坐誦經,到了五更天,鐵鎖好像被人打開一樣,又解開掉到地上,還發出響聲。董雄害怕的又告訴忻玄,忻玄等人說:「天還很早,不宜告訴獄卒。」等天一亮,大家一起來看,雖然鉤鎖分開掉到地上,但是鎖還是鎖著的,鎖上的封條也原封不動,鉤也完全固定密合,不可能會打開的。

忻玄自小到大,從不相信佛法,看到妻子讀經,常說:「為甚么要崇拜外國的神明,去讀這種書?」等他看到董雄的事情,甚為贊嘆,覺悟的說:「我到現在才了解,佛是大圣,無人可與他相比,真是不可思議。」從此,忻玄也開始念八大菩薩圣號,念滿三萬遍的時候,正值白天,鐵鎖自動解開掉落地上,仔細檢查,與董雄的情形一樣,忻玄因此深信佛法,并對以前的無知愧悔不已。

不久,他們三人得到平反,忻玄開始抄寫《法華經》,畫八大菩薩圣像,并且誠心供養。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十三、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眭仁蒨的故事

眭仁蒨是趙郡邯鄲人,自幼經學造詣很好,但是不相信有鬼神,常常想測試到底有沒有,于是就跟人家學了十多年,最后還是無法見到。后來搬到縣城,在路上遇見一位像當大官的人,儀表端正、神態莊嚴,騎著一匹駿馬,有五十多名騎馬的隨從,看見仁蒨也不說話。以后多次相遇,都是如此。

就這樣過了十年,相遇也有數十次。后來這個人忽然停馬,招呼仁蒨說:「我們常遇到你,非常仰慕,希望和你交個朋友。」仁蒨馬上回禮,問道:「官人是誰?」對方答說:「我是鬼,姓成,名景,生前是弘農人,西晉時任別駕,現在是臨胡國的長史。」仁蒨問臨胡國在哪里,國王是誰?他說:「黃河以北都屬臨胡國,國都在樓煩西北的沙漠地帶。國王是已故的趙武靈王,他現在統領本國,上面受太山的管轄。每個月都派遣使者朝貢太山,因此多次路過此地,才能和你相遇。我可以給你一些好處,讓你預知禍難,及早防避,可免橫禍。唯有生死命數、大禍、大福的報應不能改變。」仁蒨答應交往,成景就下令把隨從常掌事送給仁蒨,派他跟隨仁蒨,并說道:「有事要預先通知他,有你所不知道的,就要來向我報告。」于是就告別離開。從此常掌事像隨從一樣跟在仁蒨身邊,遇到仁蒨有困難疑惑,都會預先告訴他。

到隋朝大業初年,江陵岑之象擔任邯鄲令,他的兒子文本,未滿二十歲。岑之象請仁蒨到家里,教文本讀書。仁蒨把與成景交往的事情告訴文本,還說:「成長史說,他有一件事,不好意思跟你說,但既然與你交往,就不能不對你說了。鬼神道中也有飲食,但是吃不飽,常常要受飢餓的痛苦。如果能吃到人間的飲食,就可以飽一整年。所以很多鬼都偷吃人間的食品,我地位高貴,不能偷吃,希望你請我吃一餐。」文本聽老師說完,就為成景準備佳肴美味。仁蒨說:「鬼不喜歡進入人住的房子,可以在外邊搭棚子設席位,把酒菜飲食擺上。」文本照仁蒨所說的去做。到開席時,仁蒨看見成景帶著兩位客人來赴宴,隨從有百余騎。坐下后,文本向席間一拜再拜,對酒食不夠精致而謝罪,仁蒨也轉達成景的意思,請文本不用客氣。

文本在開始準備宴席時,仁蒨同時請他準備金帛饋贈成景。文本問:「是什么東西?」仁蒨說:「鬼所用的東西都與人不同,唯有黃金和絲絹可以通用,但真的還是不如假的好用,可以用黃色涂在錫箔上當作金,以紙當作絹帛,最為貴重。」文本便照老師所說的去做。

成景吃完后,便叫他的隨從也來吃。文本把所做的金帛絲絹送給成景。成景非常歡喜,感謝的說:「因仁蒨的關系,有勞你提供食物和金帛,你是否想知道自己的陽壽和命運呢?」文本推辭說:「不希望知道。」成景便笑著離開。

幾年之后,仁蒨生病,雖然不大嚴重,但卻無法起床,一個多月都不見好轉。仁蒨去問常掌事,掌事說:「不知道。」于是便請他去問成景。成景回話說:「我在國內打聽也不知道,趁著后天去朝太山,我到那邊打聽過后再告訴你。」到了第二個月,長史親自來說:「你的同鄉趙武,現在擔任太山主簿,主簿一職現在還缺一位,因此他就寫了文案舉薦征召你來擔任。案子如果批準,你就得死。」仁蒨問:「有什么辦法能讓我平安脫免呢?」成景說:「你的陽壽應該有六十多歲,現在才四十,只因趙主簿強行征召的緣故,我去為你求情看看。」后來成景說:「趙主簿聽我說完后說:『我與眭兄以前是同學,恩情深重。我現在難得當上太山主簿,剛好又有一主簿空缺,太山府命我挑選人材,我已經稟報上去,太山府已經同意錄用。眭兄又不可能長生,終究都會死,死后的因緣際會未定,未必能做官,何必憐惜這一、二十年的壽命,而貪生怕死呢?現在文書已經發出去,沒有辦法攔下來。希望你下定決心來,不要再猶豫了。』」仁蒨因此憂心害怕,病得更重了。

成景對仁蒨說:「趙主簿執意要舉薦你,你可以親自去太山,當面向府君陳訴,就可以脫免。」仁蒨問:「怎樣能見到府君呢?」成景說:「鬼還是看得到的。你往太山廟東邊走,越過一座小山,那平地就是陰府國都,你到那里自然就會見到。」仁蒨把這事告訴文本,于是文本為老師準備行裝。

過了幾天,成景又來告訴仁蒨說:「文書要批準了,就算你去陳訴,恐怕也免不了了。你趕快造一尊佛像,那文書就會自動失效。」仁蒨告訴文本,文本用三千錢在寺院西面墻壁上為老師晝了一尊佛像。隨后成景來告訴仁蒨說:「你不必去當主簿了。」

仁蒨本來就不信佛,內心還在懷疑,就問成景:「佛法說有三世因果,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回答說:「是真的。」他又問:「既然是真的,那人死后應當分別投生六道,怎么會都成為鬼呢?而且趙武靈王和你,怎么到現在還在做鬼呢?」成景說:「你住的縣有多少戶人家?」仁蒨說:「一萬多戶。」又問:「關在牢里的有多少人?」仁蒨回答:「通常在二十人以下。」又問道:「一萬多戶中,當五品官的有多少?」仁蒨答道:「沒有。」又問:「當九品官以上的有多少?」仁蒨答道:「幾十人。」成景說:「六道之中,也好像這個樣子。能生天道的,一萬戶中一個人也沒有,就像你縣里沒有一個五品官;投生人道的有幾人,就像當九品官的人數;墮入地獄的也有幾十人,就像囚犯的人數;唯有投生鬼道和畜生道的最多,就如同你縣內繳稅、服役的百姓一樣多。這兩道中,又有等級之分。」

成景指著他的隨從說:「這人就差我一大截,但不如他的就更多了。」仁蒨問:「鬼也會死嗎?」回答說:「會的。」仁蒨又問:「死后落入哪一道呢?」回答說:「不知道!就好像人知道會『死』,但不知道死后的事一樣。」

仁蒨又問:「道家的奏章建醮,有任何好處嗎?」成景說:「道家尊奉的玉皇大帝統理六道,那里稱為天庭;閻羅王就如同人間的天子;太山府君好比尚書令;錄五道神好比尚書。像我們這個國家,好比大的州郡。每當人間有事要裁定時,道家就上奏章,請上天賜福,天庭受理后,下達閻羅王,說:『某月某日,接到某甲陳訴,應合情合理的處理,不可以冤枉亂捕。』閻羅王恭敬受命而遵照辦理,如同人接到圣旨一樣。如果不合理的就無法豁免,被冤枉的必定得到平反,怎么會說沒有好處呢?」

仁蒨又問:「佛家修善積福是怎么回事?」成景說:「佛是大圣人,不會有拘提文書下傳。凡是修善積福的人,天神敬奉,小過錯往往能夠得到原諒。如果福報深厚的人,即使惡道下達拘提文書,也不準追拿緝捕。這方面的情狀我就不清楚了,也不知道其中的道理。」成景說完就離開了。一兩天后,仁蒨就能下床,病也痊愈了。

文本因父親去世,就回家鄉去。仁蒨寫信給他說:「鬼神都是貪圖奉承供養,以前想得到你的飲食,才這樣獻殷勤。如今看到不再有利可圖,就算見面也顯得冷淡多了。但常掌事還是跟隨著我。本縣被盜賊攻陷,人幾乎被殺光了,我在常掌事的引導下,盜賊總是找不到我,最后才能保全性命。」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十四、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鄭師辯的故事

東宮右監門兵曹參軍鄭師辯,在不到二十歲時,突然得急病死了,三天后卻又復活過來。自己說,剛開始看到幾個人被拘押著,快要進入官府大門時,看見百來個囚犯,排成六行,面對北邊站著。排在前面的人白白胖胖,穿著體面,好像是富貴之人;越到后面的,就越消瘦難看,有的戴著枷鎖,有的被脫掉頭巾腰帶,都是集體行動,而且有士兵嚴加看守。輪到師辯,被分配到第三行東邊第三個,也被去掉了頭巾腰帶,加入集體行列。師辯憂心害怕,就專心念起佛來,忽然看到生前認識的僧人走來,進入士兵圍守的行列中,士兵無法阻擋他。走到師辯面前,說道:「平生不知道修善積福,如今忽然來到這里,覺得怎樣?」師辯悲切的請他相救。僧人說:「我現在救你出去,你一定要持戒。」師辯答應后,不久差役帶領囚犯到長官面前。依序審問,輪到師辯的時候,看到那位僧人對長官說師辯所修的福業,官員說:「把他放了!」僧人就帶著師辯走出門外,為他授五戒,拿一瓶水倒在他的額頭上,說道:「太陽西落,你就復活了。」又給師辯一件黃披肩,說道:「披著它到家后,要放在干凈的地方。」然后指示他回家的路,師辯披著披肩回家去了。
到家后,他疊好披肩放在床角上,然后,眼睛睜開,搖動身體,家人以為尸變,全被嚇跑了。只有老母親沒有離開,問他說:「你活著嗎?」師辯連說:「太陽西下,就能活了。」師辯以為是正午,便問母親現在是什么時間,母親說:「是半夜。」這才知道陰間和陽間是晝夜顛倒的。到了日落的時候,他能夠吃東西,病也好了。只見黃披肩仍在床頭,等師辯能起床的時候,披肩便慢慢的消失,只留下光影在,七天后光才完全消失,師辯因此開始受持五戒。
幾年后,有人勸他吃豬肉,他不得已吃了一塊。當晚,夢見自己化成羅剎,手爪牙齒長達幾尺,把豬抓來活吃。等到了天亮,感到口中腥臭無比,吐出來后,叫人來看他的嘴巴,滿口都是凝固的血塊。師辯驚恐不已,不敢再吃肉了。又過了幾年,娶了妻子,妻子逼他吃肉,吃過后并沒有什么異象。可是師辯自此六年來,鼻子常常長有大瘡,潰爛而無法治好,也許是破戒的緣故吧。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十五、冀州小兒的故事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隋朝開皇初年,冀州城外的一個村里,有個十三歲的男孩,常常偷鄰居的雞蛋烤來吃。
一天早上,村民都還沒起床,他父親聽到外面有人敲門,并叫著小孩的名字,父親就叫他去應門。他看到門外有一個人對他說:「官府傳你去服役。」男孩說:「既然叫我去服役,等我進去拿些衣服和干糧。」使者說:「不必了!」于是領著小孩走出村外。
村子的南邊原是一片桑田,已經耕好了,還沒播種。當天早上,小孩卻在路的右邊看到一座小城,四面的門樓粉飾得非常華麗。小孩奇怪的說:「什么時候蓋了這座城的?」使者大聲斥責他,不準他說話。然后帶他到北門,叫他進去。小孩剛跨過門檻,城門很快就關起來。里面空無一人,只是一座空城而已。地面全是熱炭火塊,深到腳踝,小孩驚恐的呼喊,朝著南門跑過去,快到南門時,大門就關起來,再往東、西、北門跑,也都是這樣,還沒跑到時大門都開著,等到他快跑到的時候,就會自動關上。這時,到田里干活的男女老幼,只見男孩發出啼叫的聲音,在田里東西南北的跑個不停。大家都說:「這孩子真野!這么早就來這里玩個不停。」
到吃午飯的時候,種桑的人都回到村里,小孩的父親向他們打聽:「有沒有看到我的兒子?」種桑的人回說:「他在村南跑來跑去的玩,叫他也不肯回來。」父親往村外走去,遠遠看到兒子在田里奔跑,于是大聲喊他的名字。只叫了一聲,小孩就停下來;小城和地上的熱灰忽然都不見了。小孩一見到父親,人就倒下去,號啕大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仔細一看,他小腿一半以上的肉已被燒得焦干,膝蓋以下像被火燒燙過一樣。父親抱他回家療傷,大腿的肉完好依舊,但膝蓋以下就只剩干枯的骨頭了。
左鄰右舍聽到后,一起到田里去看他跑過的地方,地上腳印清清楚楚,但是一點炭灰的痕跡也沒有。于是村里男女老幼都以此為鑒,開始持戒、修行。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十七、卞士瑜父的故事
卞士瑜,楊州人,他父親在隋朝時,因為平定陳國有功,被授予儀同的官職。他父親為人慳貪吝嗇,曾經請工人建造房子,卻克扣工資。工人向他求取,他竟然用鞭子抽打工人,工人怨恨的說:“如果他真的虧欠我,就讓他死后做我家的牛! ”
不久,他父親去世了;工人家里的牛也同時懷孕,后來生下一頭小黃牛。小牛的腰間有條黑色花紋,像腰帶一樣繞牛身一圈;左腿上有一條白色的斜紋穿過,大小正和官員上朝時所拿的象笏一樣。
牛主人對牛喊說:“卞公,你為什么要虧欠我?”小牛就會走到主人面前,屈起前腿,跪在地上磕頭。卞士瑜知道后,想用十萬錢來贖小牛,牛主不愿意。一直到牛死后,才把它埋葬起來。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十八、殷安仁的故事
京兆尹殷安仁,家里非常富裕,常常供養慈門寺的僧眾。
隋恭帝義寧初年,有個外來的客人寄住在他家里,客人把偷來的驢皮轉送給他。
到唐太宗貞觀三年,安仁在路上遇到一個人,對他說:“官府正在追捕你,捉拿你的人明天就到,你必死無疑。”安仁很害怕,趕快跑到慈門寺的佛堂里,整夜誦經不敢離開。
第二天吃飯的時間,果然有三位騎士帶著數十名步兵,全副武裝進入慈門寺,遠遠看到安仁,就叫他出來,安仁不予理會,更加精進的念佛誦經。鬼卒說:“昨天沒有立刻抓他,現在他精誠誦經修福,又怎能抓得到呢?”因此留下一名鬼卒看守著,其他都離開了。看守的鬼卒對安仁說:“你以前殺了一頭驢,牠現在告你,所以我們才來抓你的。你始終必須和牠對質,不去又有什么好處呢?”安仁遠遠的答說:“是以前偷驢的人殺牠,把皮送給我而已,并不是我殺的,為什么要抓我呢?請你回去轉告驢:‘我本來就沒有殺你,現在為你追薦祈福,會對你有很大的好處,應該可以放過我了。’”鬼卒答應說:“驢如果不同意,我明天會再來;如果牠同意了,就不會再來。”說完就離開了。第二天鬼卒沒有再來,安仁于是為驢追薦祈福,全家從此也持戒食素。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十九、潘果的故事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潘果的故事
京城有一個未滿二十歲的人,名叫潘果,在武德年中,擔任管理水利的小官。一天下班后,與幾位同鄉少年去打獵。路過墓地時,看見一頭牧人走失的羊,獨自在那兒吃草,于是潘果和同鄉少年合力把羊捉回去。沒想到半路上,羊叫起來,潘果怕羊主人聽見,就把羊的舌頭拔掉,羊因此無法再出聲。到了晚上,就把羊煮來吃掉。
第二年,潘果的舌頭慢慢縮小,最后完全消失掉,他只好向縣府遞上辭呈。富平縣尉鄭余慶懷疑他使詐,要他張嘴檢驗,發現全無舌頭,舌根處只留下像豆一樣大的舌頭還沒縮完。好奇的問他原因,潘果就把實情詳細向縣官報告,縣官教他為羊追薦祈福。潘果于是受持五戒,大修福德。一年后,舌頭慢慢長回來,不久就恢復原狀。潘果拜訪縣官,把經過向他報告,縣官就任命他擔任里正。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二十、康抱的故事
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
隋朝有位叫康抱的人,系江南有名的士紳,自少學問品德就很好。大業九年,楊玄感作亂,康抱的哥哥擔任他的武官。由于哥哥的牽連,康抱也要被處死,所以潛逃躲藏在京師。
到大業十年,康抱到秘書省找朋友,當時煬帝不在京城,因此其他城門都關起來,只開放安上門,所有人都要從這里進出。康抱剛進城門,就遇見一位以前認識的曾姓朋友,他也是江南人,被指派留守京城。他看到康抱,就問康抱住在哪里。康抱認為他應該知道自己處境, 就把事情的始末告訴他。告別后,康抱進城,曾氏卻派人追捕他。康抱躲進秘書省,追捕的人把康抱抓去報官。當時王邵擔任秘書省少監,是康抱的老朋友,不希望加罪于康抱,就對追捕的人說:「我們以前就認識。」康抱知道王邵的用意,應聲答說:「我是南方人,只不過來這里逃避兵役罷了。」王邵把追捕的人趕出去,追捕的人回報曾氏。曾氏又在安上門攔截,把康抱抓起來,康抱知道在劫難逃,就對曾氏說:「我確實有負朝廷,罪該當死;但并沒有對不起你,而且你我是舊識,不能幫我就算了,為何反來害我?如果死后有知,我一定會報仇的!」不久康抱就被處死。
幾天后,曾氏要到京城擔任留守。從住家太平里出發,經過善和里,進到西門內,忽然看見康抱騎著馬,衣冠光鮮亮麗,兩名黑衣隨從跟在后面,對曾氏說:「我的陽壽本來也快要完了,可是應該尚余三年,因爲你陷害我,我現在擔任太山主簿,已請天曹論罪殺你。」 曾氏叩頭認錯,請求爲他追薦祈福,康抱同意后,忽然就不見了。過了幾天,曾氏又在相同的地方遇見康抱,對他說:「我終究要殺你, 給你七天時間修福,七日后,先取你的頭,如果不相信,你死后,臉會朝向背后。」曾氏恐懼地回到家中。最后如期而死,而且死的時候臉朝背后,果然如康抱說的一樣。
善惡因果 輪回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