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記錄
觀看歷史
隨喜贊嘆:

智者非凡-更新第3集

小題:一門深入 長時熏修

主講:劉素云老師

時間:2018-04-04 11:21

點擊:加載中...

隨喜贊嘆:685

智者非凡簡要說明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 阿彌陀佛! 今天跟同修們交流的題目是:一門深入,長時熏修。     應該說這是一個老題目了,但是還得說,因為這個太重要。“一門深入,長時熏修”,這是凈空老法師關于佛教的又一個重要理念。 應該這樣說吧,這個理念不是凈空老法師發明創造..[詳細]

掃碼用手機觀看

正反排序路線三播放說明:
正反排序路線四播放說明:支持蘋果和安卓手機、電腦播放
正反排序MP3播放(3)播放說明:支持蘋果和安卓手機、電腦播放

在線播放列表 (在線報錯)

  • 路線三
  • 路線四
  • MP3播放(3)
正反排序MP3播放(3)下載說明:無需安裝插件點擊即可下載

    正反排序MP3播放(3)下載說明:以下內容需要安裝迅雷軟件后才可下載 (迅雷精簡版--立即下載)

      迅雷下載列表 (下載報錯)

      • MP3播放(3)(迅雷下載)

      智者非凡-第3集-一門深入 長時熏修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
      阿彌陀佛!
      今天跟同修們交流的題目是:一門深入,長時熏修。
       
       
      應該說這是一個老題目了,但是還得說,因為這個太重要。“一門深入,長時熏修”,這是凈空老法師關于佛教的又一個重要理念。
      應該這樣說吧,這個理念不是凈空老法師發明創造的。這是幾千年來,祖祖相傳,傳下來的一個行之有效的教學方法。在我國古代是用這種方法進行教學的。現在,這種行之有效的教學方法被拋棄了,取而代之的是走馬燈式的門門齊頭并進。門門都學,門門不精,就是這樣一種后果。
      凈空老法師多年來,一直是積極倡導“一門深入,長時熏修”的教學方法。
      我是從2000年正式地、系統地聽老法師宣講的《無量壽經》光碟。那時候的光碟是每一片一個小時。回憶當年聽經的情況,我覺得我最先聽懂的,記憶最深的就是“一門深入,長時熏修”。因為在這之前,什么法門、什么佛法、什么教學方法,怎么回事,我是一竅不通的。
      就是因為聽老法師講解《無量壽經》光碟,我認為我自己最先聽明白的就是這個“一門深入,長時熏修”。所以說,這也是我聽懂了以后,又照做了的一個學習方法。因此它為我深入學習佛法,奠定了比較堅實的基礎。
      2000年那一年,同修們都知道,是我病情最嚴重,也是隨時面臨死亡的一年。那個時候,應該說,沒有任何出路,也沒有任何退路,就是過一天算一天吧。如果說知道得了這個要死要活的病,一點心沒動,就當時的情況看,不是那樣的,沒有那種境界。因為沒有出路,也沒有退路,對我來說,相對來講心還是比較坦然的。那就等著死亡的駕臨吧,當時就這么想。
      那個時候我不能出門,因為相貌太丑陋,怕嚇著別人。所以我搬到新樓以后,好幾年我沒下過樓。后來我下樓以后,鄰居不認識我,以為我是來串門的。
      他們問我,你是上誰家來串門的?我說我家在這兒。說你家在哪兒?我說在幾單元幾樓。他說,這么多年,怎么沒看見過你呢?我說,我身體狀況不太好,我基本沒下樓。后來那些同院的人都說我是繡女不下樓。大家不都知道嗎,古代那個繡花女,長年累月是在樓上繡花,是不下樓的。他們就把我比做繡花女。
      那一年,我認為是我生命的轉折點,也是我的命運轉折點,就是2000年那一年。同修們可能不理解,你那一年隨時面臨死亡,你怎么還說那一年是你的生命轉折點,是你的命運轉折點呢?因為這是事實。
      當你靜等著死亡來臨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死亡之神就遲遲沒有降臨。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就得到了一套《無量壽經》的光碟。沒得到這套光碟的時候,我是整天悶在家里,就我一個人。大人孩子們,該上班上班,該出去的出去了,所以就我一個人在家。因為新搬到那個家是三個房間,這個房間看看,我一個人,上那個房間看看,還是我一個人。實事求是地說,當時很孤獨、很寂寞。而且得了這種病,醫生又告訴我隨時面臨死亡。所以那個時候就是很無望、很無助,那是我當時真正的心態。好在我沒怕死。
      我跟大家說過,在頭一年,應該是1998年,我看了《西藏生死書》。那里面主要說了兩件事,一個是說的“生”,一個是說的“死”。不知道什么緣故,那個生我沒看明白,我把那個死看明白了。我覺得死并不是一件什么可怕的事情。因此相對來講,我的心境是比較坦然的。
      得到了這個光碟以后,我就以老法師為友,以這套光碟為伴。因為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稱老法師叫“老法師”。我自己取個名字,我管老法師叫“老爺子”,我覺得這個稱呼挺親切的。老人家每天不厭不煩地跟我對話,我覺得是陪著我聊天兒。正是老法師和他所講的《無量壽經》光碟,陪伴著我度過了無數個漫漫長夜。
      我跟同修們說過,人在有病的時候,越到晚上越痛苦,病情越加重。那個時候就有一個心念,盼著天快點亮。你越盼天亮,天越不亮。所以我說那幾年的漫漫長夜,就是在《無量壽經》這個光碟的陪伴下,幫我度過的。
      不知道為什么,也可能我就是這個因緣,不知不覺的,我的病在沒有任何治療辦法的情況下,竟然奇跡般的好了。這個現在讓我說,我也說不出來。給我曾經治過病的老教授問我,你怎么治的?你上哪治去了?我把情況如實跟他說了,他都表示疑惑,能有這樣的情況嗎?因為這個老教授,他是我們黑龍江省治我這種病的一把手,研究了多年。尤其他看到我臉上的那個斑都褪了以后,他更驚訝。他曾經問我抹過什么?我說,沒抹過什么,它就自然這么好了。
      一開始他也表示不信,后來我不跟大家說嘛,老教授問我,誰給你治的?我說,我告訴你,你也不信。他說你跟我說吧。我說“阿彌陀佛”。老教授說阿彌陀佛是誰?我說我不認識。老教授也笑了,我自己也笑了。你看,你說阿彌陀佛給你治的,你又不認識阿彌陀佛,讓老教授怎么能夠那么相信呢?
      按我的一個老同學的話說,我這個老同學他是醫學教授。他跟我說,素云,你創造兩個奇跡,一個是生命的奇跡,一個是醫學的奇跡。他說,我是搞醫的,當我聽說你得了這種病的時候,我特別惋惜。我心里想,我這么好一個老同學,怎么能得這種病呢?他說,現在我可以告訴你,當時我就覺得沒多長時間了。我的老同學就這么告訴我的。
      就是這樣,用一句通俗話說,我就聽這片《無量壽經》的光碟,聽入迷了。一天如果不聽這個光碟,就覺得沒著沒落的,好像缺點什么似的,就這種感覺。當時我自己也感到非常奇妙。
      那時候我為什么說,我一天能聽十多個小時。因為我沒事可辦,我又出不去屋。那干什么呢?越聽越有意思,三部曲嘛。最后到三部曲,就是相見恨晚。
      我就想,世界上有這么好的東西,我為什么以前不知道?因為我得病那一年我是55歲嘛,真是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我就想,如果倒退二十年三十年,我就知道這個事,那該有多好。
      那個時候我有個什么想法呢?如果倒退三十年二十年,我要知道還有佛教、還有佛法,我能知道生活還有另外一個過法,我肯定是出家那伙的。說實在的,以我的個性來說,我是比較適合出家的。我覺得我就應該是那伙的,結果還沒加入到那伙里去。我不曾經說過嘛,1993年還是1994年,我曾經去抽過簽。師父讓我想一件事,你別說出來。我心里就想,想完了以后,師父讓我抽一個簽。抽完了以后,師父給我解簽,第一句話就告訴我:“你塵緣未了,不能出家。”
      我當時特別驚訝,我心里想的話我沒說出來,師父怎么知道?我就問師父,您怎么知道?師父說,您心里想的事,都在這個簽上。所以我就特別驚訝、奇怪,這個簽還能這么靈嗎?到現在我都沒有解開這個謎。我心里想的這個事,怎么就能跑到這簽上去?但是那個簽,師父給我解答明白了。師父不說嘛,我塵緣未了,不能出家。
      我想,那咱就聽話吧,沒了,就接著回去了去吧,所以我就回來繼續了。你看1993年還是1994年,到現在又多少年過去了。這個我就記住了,我就接著回來,來了這個緣了。現在看來,什么時候我這個塵緣能了呢?阿彌陀佛接我回家了,這個緣我就了了,我就是這么想的。
      剛開始聽《無量壽經》光碟的時候,因為是一小時聽一片,所以我就一片一片地接著聽,那樣一天我可以聽十片。這套光碟一共是70片,是老法師1994年在臺灣宣講的,那一次是師父上人第三次宣講《無量壽經》。這是我第一次得到的光碟,就是這一次的,就是這一版——第三版。這樣呢,你看,一天我聽10碟,那70碟,我一周基本,就聽一遍,然后我再聽一遍。后來我就改招了,我就一天聽一片,一片我聽十遍,我聽經就是這么兩個方法。第一種,是一天聽十片,一片聽一遍。第二種方法,一天聽一片,每片聽十遍。又像繞口令,這個光碟,我就是這么聽下來的。
      這一套光碟,我大約聽了有兩三年。后來又出了細講《無量壽經》,我就改聽細講《無量壽經》了。那個是比較長的,我就采用第一種方法,一天可以聽十片八片的。那個時候的光碟就比較長,所以可能一天聽五片六片,就是比較多的了,是兩個小時一片。就是這樣。
      將近二十年的學佛,有同修問我:劉老師,你這么多年學佛,你受益最大的是什么?我告訴大家,我受益最大的是聽經。我實事求是地說,受益最大的,對我來說是聽經,不是念經、不是念佛。就當時那個時候的情況來說。真是這樣,我是聽經受益最大。大家想一想,一天能聽十個小時的經,連續聽了十來年。應該說,有的地方我真聽進去了,有的地方我真聽懂了。所以我覺得我這十幾年聽經,真的沒白聽。
       
       
      說到這兒,我就想給大家講一個小故事。講什么小故事呢?講我和小于的一段因緣吧。
      大家都知道,小于經常在我身邊。這不是現在錄像,就是小于給我錄嘛。我聽說有佛友很羨慕,說小于能經常在我身邊。也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樣,他見我也比較難。因為現在是錄像,他在我身邊。不錄像的時候,他也不在我身邊。但是,可能比同修們見我的次數,相對來講要多一點。
      有同修不是總是問我,劉老師你怎么出名的?這個可能是從我出名到現在,不斷地有人在問我這個問題。我不會隱諱什么,我告訴大家,我是老法師把我講出名的。我認為這就是事實,師父不講我能出名嗎?但是現在回過頭來看,我說的不完全正確。我怎么出名呢?是小于把我弄出名的,這個是比較準確的。
      因為什么呢?我和小于應該說十五年前素不相識,誰也不認識誰。他是吉林的,我是哈爾濱的。我們倆是怎么相識的呢?有一天,我的一個老同事,讓我給弄一套那叫(錄音)帶,反正就繞圈的那個。那肯定不是碟,叫錄音帶吧。說錄得不好,讓我給弄成文字的形式,讓大家讀。我尋思這也不能拒絕,那拿來我就弄吧。那舊方法就是怎么的呢,我聽一句兩句,閉它,然后我把這一句兩句記下來,然后再開,再聽一句兩句,那個速度是相當慢的。
      她給我送來這套錄音帶以后,晚上她就給我打電話說,素云吶,明天有個記者,可能上你家去取這個錄音帶。當時我還說,你凈瞎折騰。因為她上午剛給我送來的,晚上她就給我打電話說明天有人來拿走。她說是一個記者,用技術處理。我說那好,他那個技術肯定比我這個笨方法先進多了。我就跟她說,我說他能找著我這嗎?她說你把地址告訴我。我就把地址告訴她了。我告訴她,一定要跟我約一個具體的地方,我去接他。我說,因為我新搬這個家,周圍的環境我不熟悉。他要把車停在別的地方,我找不著他,他也找不著我。后來我記著嘛,那一次小于把車停在我們一個武警醫院的附近了。就那個地方我知道,出了我家大門拐個彎就是。我說只有這個地方我認得。
      我下樓把他們接過來了。接過來以后,因為十來個人,我一個人不認識,我就跟小于他們說,我說上樓上坐一會。他是客人,我是主人,不可以不讓人家上家坐一坐呀。
      反正我就記得,那時候小于跟我說,你家幾樓?我說三樓。小于說,我身體不好,三樓我上不去。當時我瞅瞅他,我說,你這么年輕,你啥病啊?三樓還上不去?他說,我身體確實不好,心臟有病。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小于心臟有病。就那一次他告訴我,心臟有兩個洞。我還開玩笑,我說,這心臟有一個洞都夠嗆,你這咋還整倆洞呢?我說,你的病再重能比過我嗎?你看我,病比你重得多,我都能上三樓,你一定能上,走,跟我上樓。后來小于跟我說,劉姨呀,那次你讓我上樓,我實在不好意思了,我不好意思拒絕了,說我還是不上去。
      就這樣,小于跟我上了我家三樓,我們倆就是這么認識的。然后那一次,他給我錄了《信念》的光碟,我不知道他要弄光碟。他和那個老居士,許文老居士,是哈爾濱的,拿機器就像現在這樣給我錄像。我還弄笑話。他那小機器一架上以后吧,這不面對著我嘛,那是我第一次面對這個錄像機。我就問小于,你讓我看哪?他說你隨便看。不像現在,他告訴我看這個鏡頭。那一次他告訴我隨便看,我就以為隨便看唄。
      所以你們現在重新再看那光碟,我真隨便看,到處看,還看房巴呢,可可笑了。我問小于,你讓我說啥?他說你隨便說。一個隨便看,一個隨便說,我第一片光碟《信念》,就是在兩個隨便的基礎上說出來的。
      我們倆就是這么個因緣認識的。我現在有時候跟小于說,咱倆可能不是今生的緣吧,怎么就那個時候,如果她那一天,要不給我把那個帶送來,那他就直接從我老同事那就拿走了,我倆就不認識了。就是當天送的,第二天早上他就來取,然后我倆就見面了,就這么認識的。而且偏偏他給我弄了一個光碟。
      應該說,這是我第一次出名。因為弄了光碟以后吧,他說要給大家看看。我說你可把好關,我說完了我不知道,我胡謅八扯,我都說些啥?你可得看好。
      后來他給我弄了50片,我說我不要,你愿意往哪發往哪發,別往我這發。結果他說,我都郵出去了,你就等著收吧。就這么的,這一片光碟,那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出名。
      你們聽了以后,同修們,是我要出名嗎?我真是不想出名,我的性格不是要出名的那種類型。就這么一個因緣,小于就把我弄成名人了。
      成名人以后相當不容易。知道嗎?我都跟大家說過,別想出名。我要是能把我這個名讓給誰,我巴不得我馬上讓出去,這第一次出名。
      就因為這張光碟,老法師找的我。因為這張光碟是老法師八年以后看到的。我那個光碟是2003年的5月4日,小于上我那去,5月14日出的這片光碟,相差十天。八年以后,2010年春節前,老法師看到我這張光碟。
      后來我和師父見面的時候,我問師父,您老人家怎么想起來找我?師父說,我看到了你2003年那張光碟,我一算時間八年過去了,我就想,這個人現在還活不活在人世上?我就讓香港的同修去給我打聽打聽,看看這人在不在了。結果一打聽,真把你打聽著了,所以我就邀請你過香港來見一見。
      師父在春節,我記得是初一那天,講經說法的時候提到了我。因為我家沒網,我不知道,是一個佛友打電話跟我說的。說,劉大姐呀,可了不得了,老法師講經講到你了。我說講我什么呀?她說,師父講了,你和師父通電話了,有沒有這事?我說有。就這么的,師父初一講,我初三四就第二次出名了。
      這一次出名比第一次出名還大,就是這樣。所以現在我告訴同修們,我出名怎么出的。
      第一,小于那片光碟,第一次把我弄成了名人。
      第二,老法師2010年春節講我,我第二次成了名人。就這么出名的。
      所以我說我和小于這個因緣,真是多生多劫的因緣。現在我倆到今年應該是認識十五年了。
      我知道他的身體狀況不好。我們今天中午吃飯時候聊天,說我偏向,偏向誰。我自己承認。他們有同修說我偏向刁居士,我說不對。我自己心里知道我偏向誰,我有點偏向小于。為什么呢?因為他身體不好,我一直比較惦念他。而且在我的心目中,我一直把他當成像孩子一樣對待。那你說作為母親的,哪個孩子身體弱一點,是不就多關照點,那很正常。你要說我真的偏向誰不偏向誰,好像我還是比較平等的吧。
      剛才小于沒錄像前,我跟他說,我說小于,今天我想講講咱倆的因緣。他就笑了。我說我為什么要講這個呢?因為我覺得,我是因為聽經聞法活下來了,改變了我的人生命運。假如說,咱們不說別人,就拿咱倆說,因為學佛改變了人生命運,我是第一人,你是第二人。
      如果小于要不學佛,我實事求是地跟大家說,二十年前他就不在人世了。結果你看,從我認識到現在,又十五個年頭過去了。雖然有時候賴賴巴巴,他身體狀況確實不好,多種疾病。我怎么給大家形容呢?就比如是一臺自行車吧,我曾經跟小于說過,我說小于呀,你就像一臺自行車,除了那個鈴鐺不響以外,其他全響,稀里嘩啦。他的身體狀況就是這樣。
      為什么前段時間因為出《偈頌選》,大家著急,追他,我為什么出來說話了?就是因為我心疼他了。我尋思他現在身體這種狀況,他本來就很著急了,大家再一追他,我怕把他撂倒了。你把他撂倒以后,這個書以后誰發呀?那么大的量啊。所以我站出來跟大家解釋解釋,就是這個因緣。
      所以我說,學佛,真是不單我能改變人生命運,你們也能改變人生命運。現在就是第二個例子嘛,小于,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身體糟糕到什么程度。
      我記得是前年吧,現在說應該是前年。我跟他通電話,我問他,我說小于,最近身體狀況怎么樣?他比較實事求是地告訴我,他說劉姨,我最近身體狀況不好。我現在去醫院,所有的化驗指標基本都不正常。而且他說的,有的我聽不懂,就是那個都是危及生命的,就到那種程度。所以說,我比較關照他、關心他,我覺得是一種很正常的現象。
      今天小刁說了一句,有同修開玩笑說我向著、偏愛小刁嘛。她說你們別嫉妒。有同修說,現在很時興什么嫉妒、什么恨這個詞。反正三個我就記住這倆,什么嫉妒、恨(羨慕嫉妒恨),那個前面第一個想不起來了。
      所以說,人和人這個緣分,真的很難說。我用小于這個例子就想告訴大家什么呢?好好學佛!如果你眼前,現在有些障礙,有些困難,有些艱難困苦,不要害怕。你說,我們兩個都是瀕臨死亡的人,現在還活得好好的,你為什么沒有信心呢?那你肯定沒有我倆的病嚴重。你看現在,我在講,小于在錄。你說,我們兩個不都是大主力嗎?!這就是學佛的現報。知不知道?老法師不說嗎,你學佛學得好,你今生得的是花報,然后你最后得的是果報。那個果報更殊勝。什么果報呢?作佛。你說那有多好。
      今天我給小于這個例子舉給大家聽,一是告訴大家我是怎么出名的,小于有功勞,我現在就得表揚他。你說那咋辦呢?我就得說他有功勞。有時候單獨我跟小于說,我說你是坑我呀還是愛我呀?把你劉姨弄成名人以后,這多少年了。你看2003年到現在十五年了,我真是沒消停。如果我不是這樣,我要是不出名,我就是一個老太太,普普通通老太太,我就擱家老老實實念我的阿彌陀佛。我有信心,我一定能去極樂世界。但是這一出名,多少只眼睛盯著我,真是這樣的。你說我能沒負擔嗎?
      師父讓我給大家做好榜樣,同修們對我那么高的期望,所以我一天都不敢懈怠。要不有的同修說老太太那么精神,一天都看不著你疲勞。我白天是沒有休息的習慣的。因為啥?我有動力。一是師父對我的囑托,二是同修們對我的期望,所以我不敢懈怠。這我跟你們說的都是真話。
      這一段呢就算一個插曲吧。咱們接著往下說,一門深入,長時熏修。
      下面,就說我為什么要選擇凈土念佛法門,而且是一門深入。
       
       
      有同修肯定很關心這個問題,劉老師你怎么就選這個了,你為什么沒選別的呢?
      我跟大家說,我聽經將近二十年,就這個我聽明白了,“一門深入,長時熏修”,這是我第一聽明白的。所以知道了這個法門的殊勝,它是第一法門。
      不這么說嗎,這個法門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度眾生成佛的第一法門。咱們簡單說,好記,第一法門。還有第二法門、第三法門,等等、等等。當然法門沒有高下,但是咱們現在講還得這么來說。不是說有分別,哪個法門低哪個法門高,不是這個,不要理解錯了。在我這兒,它是最契我根基的第一法門,我能把這個法門放棄,而去選不契合我根基的第二第三法門嗎?不可能。我就認準這個法門了。
      再一個,阿彌陀佛是萬德洪名。
      萬德洪名是什么意思呢?這個洪名,它是具足無量義、無量壽、無量光、無量清凈、無量莊嚴、無量智慧,乃至無量的無量。這個名號含攝一切法。后面這有個修飾語“一切”。所有的法,一個法不缺地都含攝在這一句名號當中。你說我能不選這個法門嗎?
      因為什么?我自己認為我真的挺笨,你要整的那么復雜、那么多的,我也記不住,我也學不了。就這個阿彌陀佛,多簡單,而且它還把所有的無量都含在內了。那你何必去一個一個地,你不如去念這一個名號,就全代表了。所以我就把這個盡虛空遍法界、沒有一法不包括其中的這句阿彌陀佛,我就選中它了,它超勝了所有的法門。
      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一切法,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所宣傳的、所弘揚的無量法門,都離不開這一句阿彌陀佛佛號。
      這兩句話很重要。
      一,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說的法不離這一句佛號這是一。
      二,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所宣說的無量法門,也不離這一句阿彌陀佛。
      你說除了這以外還有什么?沒有了。所以,這句佛號,如果你真知道它的功德無量到什么程度,你絕對不會放棄這句佛號的。念這句佛號,就等于把三藏十二部全念到了。大家想想,浩如煙海的三藏十二部,靠我們去讀,可能你這一輩子,你不吃不喝,什么都不干,你就讀這三藏十二部,你都讀不出來、讀不完,太多太多了。現在三藏十二部就在這四個字當中——阿彌陀佛,你說多簡單,能不選嗎?所以我必選它無疑。
      阿彌陀佛,就是全部的大藏經,再縮小一點,就是全部的《無量壽經》。也可以這樣說,三藏十二部和《無量壽經》和《華嚴經》,大家想一想,哪個都不少,哪個都不如這阿彌陀佛更簡潔、更方便。是不是這樣?
      所以四個字的阿彌陀佛,確實是管用。過去有同修爭議,是念四個字的阿彌陀佛對,還是念六個字南無阿彌陀佛對?老法師也說過,我現在也這樣說,都對。
      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表示恭敬、皈依、禮拜的意思。阿彌陀佛是洪名。如果說純粹的真正的洪名,應該是阿彌陀佛。所以有同修念南無阿彌陀佛,沒錯。有同修念阿彌陀佛,也沒錯。
      我記得老法師是這樣解釋的,如果你今生就一心一意地要回歸西方極樂凈土,你就念阿彌陀佛,夠了。如果你對自己還沒有太大的把握,你加上“南無”,念南無阿彌陀佛,萬一你今生去不了西方極樂世界,最起碼你和阿彌陀佛結個緣。
      我今天說的意思,希望同修們能聽懂,我是念四字“阿彌陀佛”。
      有人說,劉老師,我是修密的,我要持咒。在這里我告訴你,阿彌陀佛這四個字是咒中之王。四個字,咒中之王。你想想,所有的咒沒有能超過阿彌陀佛這個咒的,他是咒中之咒。佛經里說阿彌陀佛是大神咒、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這四個,聽明白沒有?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
      有人說,劉老師,我是修禪的,我要參禪。好,我告訴你,念阿彌陀佛是無上深妙禪。五個字吧,無上深妙禪。咱們一個一個拆開來說。
      第一,阿彌陀佛是禪,這肯定了吧。
      第二,阿彌陀佛是妙禪。
      第三,阿彌陀佛是深妙禪。
      第四,阿彌陀佛是無上深妙禪。
      一層比一層高。你這五個字弄明白了,你想想還有什么禪比這個更高的?無上甚深的深妙禪,就是念阿彌陀佛。
      修禪,我上午說了,是外不著相、內不動心。不是面壁打坐,面壁打坐你只是身不動,如果你心不停地在動,你那不是修禪。所以,在這里我跟大家說,念阿彌陀佛是修禪定,而且是八萬四千法門,每一個法門都是修禪定,沒有一個法門不是修禪定的。所以大家不要分別、不要執著。
      蓮池大師說了這么樣一句話,他說,“專持阿彌陀佛名號,尤勝持往生咒,亦勝持余咒,亦勝一切(諸)余公德。”這是蓮池大師說的這么幾句話。
      念阿彌陀佛,就是念法界全體。法界全體是誰?你得有個落款,是不是?告訴你,念阿彌陀佛,就是念法界全體。那法界全體又是誰呢?告訴大家,法界全體是阿彌陀佛,是諸佛如來,是一切眾生,是你自己。說明白沒有?這些就是法界全體,你自己就在這之中。聽明白了就知道了,念阿彌陀佛實際是念你自己,就是念你的自性彌陀,就這么簡單。
      你說你天天念,有的同修可能想,天天念阿彌陀佛,也不知道啥意思,都念絮煩了。現在我跟你說了,你念阿彌陀佛沒念別人,是念你自己,念你自己的自性,你還會不耐煩嗎?
      什么樣的經、論、咒都在阿彌陀佛這四個字當中。念阿彌陀佛是成佛的唯一方法。在這里,我們要注意“唯一”兩個字。唯一,就是沒有唯二,對不對?
      就是只有這一個,沒有第二個。而且它的最大的優越性是什么?帶業往生。這是其他任何一個法門所不具備的。所以我們說,念阿彌陀佛真是功德無量,真是你成佛的唯一方法。
      我們舉幾個例證,誰是念佛成佛的。
      第一個例子,釋迦牟尼佛是念佛成佛的。
      這個,老法師講經的時候說過多次,我們不會有懷疑的。釋迦牟尼佛是念佛成佛的,經教里都有說明。
      第二個例子,釋迦牟尼佛把凈土念佛法門介紹給他的父王。
      如果這個法門不是第一殊勝的法門,世尊怎么能把這個法門介紹給他自己的父王呢?所以世尊給父王介紹的一定是第一殊勝的法門。這是第二個例子。
      第三個例子,文殊、普賢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們也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將來我們到西方極樂世界,我們和文殊、普賢是平起平坐的同學關系。殊不殊勝?為什么?因為這兩位菩薩是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我們也是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所以到了西方極樂世界,我們是平起平坐的同學關系。文殊普賢是我們的學長,我們是學弟,我們共同的老師——阿彌陀佛。
      第四個例子,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在西方極樂世界輔佐阿彌陀佛,接引緣熟的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到你往生時,西方三圣、諸佛菩薩接引你去極樂世界,還有比這更殊勝的嗎?
      說到這兒我就想,我姐姐往生前她告訴我,她說,小云,我這次往生,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送,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接。
      這個,說實在的,是我第一次聽說,我當時聽了心里也是忽悠著。因為沒見過,也沒聽說過。結果后來,事實證明,確實是這樣的。就因為我說這個,也被批,造謠、撒謊、騙人,好幾頂帽子。我這帽子多了,我也戴習慣了,就隨便扣吧。但是我一定要把真實情況告訴給我的同修們,我不會騙你們的。我想,真是太殊勝了,而且我姐告訴我,她往生接引她的陣容,我記得當時她告訴我,就是西方接引圖的那個陣容,特別殊勝。所以你看看,佛經這么告訴我們的,有這么多實際的例證。而且我姐往生,我又從始至終跟著的,所以我為什么現在信念這么堅定,我不會動搖的。這是第四個例子,觀音勢至。
      第五個例子,凈土宗的十三代祖師全都是念佛往生的。
      沒有一個不是。當然在這些祖師當中,有的祖師原來不是學凈土的,不是學念佛法門的,但是到最后他們都是歸凈土法門。十三位祖師,沒有一位不是念佛往生的。這不就在給我們表法,給我們做樣子嗎?我們還不相信嗎?
      第六個例子,海賢老和尚一句阿彌陀佛,老老實實念了92年,往生時112歲,自在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去了,上品上生,肯定是回常寂光土了。
      老法師把海賢老和尚推薦給我們,他是佛門的榜樣。就是這樣一位高僧大德,念92年,念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未必是所有的人都服氣,我隱隱約約聽說了有人不服氣。我不知道這不服氣的人,他有多大的本事,有多大的能耐。
      第七個例子,就是我剛才說了,我姐。
       
       
      盡管有人說我是編故事騙人,但是大家就看一件事,就是她往生的2012年11月21日中午12點,就這個,她能分秒不差,這是一,誰能做到?第二,我姐姐知道的這個時間,和我知道的時間完全一樣。而且在整個過程中,就在她往生前兩個小時之前,我和我姐姐從來沒交流過。我沒把我知道的告訴我姐,我姐也沒把她知道的告訴我。是她往生前兩個小時,我把那個所謂的小密碼,一個小紙條,我拿出來給我姐看了。我說姐,我有個密碼給你看看。我姐看了以后,哈哈笑了:“啥密碼啊,大家都知道了。”所以我就認定,她知道的日期和我的是一樣。
      大家就想一想,這個事再會編故事,誰能編出來?而且編得那么準,一分一秒都不差。那時,我這面盯著我姐臉,那面盯著墻上的掛鐘,我就要看看,是不是這個時間。因為在這之前我也有疑慮,它沒落地,我也不放心。這我說的都是大實話。結果真是分秒不差的,就那個點往生了。而且最后那個歪臉一笑,多么燦爛、多么自在、多么瀟灑!
      所以我給師父的報告,我就是如實報告的,我說我姐姐劉素青,于什么時間分秒不差地上品上生往生極樂世界了。我真是給師父這么報告的。這是第七個例子。
      第八個例子,在《凈土圣賢錄》里記載的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人數,不可計數,數不過來
      印光大師在《凈土圣賢錄排印流通序》里說:“一千數百年來,念佛往生的應當不止百千萬億”。兩個數字吧,一個是一千數百年來,就是一千幾百年來吧,念佛往生的,應當不止百千萬億,是這個數目,這是印光大師說的。
      第九個例子,我們身邊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實例,也不勝枚舉。
      就不一一說了。反正從我自己經歷的來說,假如從2003年,我第一次去送往生,就是送張榮珍。假如從那個時候開始計算,到現在,咱們就說到去年年底,今年我還沒遇到呢,那就是14年的時間。這14年時間我親自經歷的,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的,不下十幾個。這我不是聽人家說的,是我自己親身經歷的。那我說到這兒,可能有同修,有的人又該批我了。你凈瞎吹牛,你就十多年,那十多個上西方極樂世界,你拿啥作證明?等我到西方極樂世界,我見到他們那就是證明。真的是這樣的,我告訴大家的,沒有謊話,都是實話。我說錯了,我自己負因果。
      第十個例子,凈空老法師在親自給我們做榜樣。
      為什么老人家大半生講的都是大經大論,光《楞嚴經》老人家就講了七遍,還有其他的大經大論。為什么在老人家85歲那年,也就是2010年的4月5日,清明節那天,老人家把所有的大經大論放下了,專持、專弘《無量壽經》?我認為,老人家這就是給我們做榜樣。
      你想想,《華嚴經》是老人家最喜歡的一部大經,老人家講《華嚴經》已經講了四千多個小時。在這種情況下,他能把《華嚴經》放下了,改講《無量壽經》,是不是要專持、專弘《無量壽經》,給我們做榜樣?這不就是身教、言教,都在給我們做榜樣嗎?
      綜上所述,諸佛菩薩、古圣先賢、高僧大德,都選擇了凈土念佛法門。而你也恰恰選擇了凈土念佛法門,你說,你是不是第一等的大智慧之人?老法師說,誰選擇了凈土念佛法門,誰是第一大智慧之人,第一大福德之人。
      你說都讓你占了,人人都想占便宜。我這回教給大家,什么便宜最大?這個便宜最大。你選擇念佛法門,你是第一大智慧,第一大福報,你占這個是真正的大便宜。這是我講的第一個問題,我為什么要選擇念佛法門。
      第二,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為什么選擇《無量壽經》。
       
       
      說準確點,我為什么選擇《無量壽經》會集本?
      有人曾經問我,世尊留下了這么多經典,三藏十二部,你為什么偏偏選擇爭議很大的《無量壽經》會集本呢?
      這個問題不單別人問我,我自己也問過我自己。因為我有很大的選擇范圍,你選擇哪個是你自己的自由,別人左右不了你。我也問我自己,你為什么非得選擇這個會集本?而且人家說,你選擇這個會集本,你不是自找麻煩嗎?我也問我自己:你是不是在自找麻煩?
      說實在的,這些問題不是我沒考慮過,我真的考慮過。大家說的都是真的,我選擇了《無量壽經》會集本,這么多年來,將近二十年了,確實是給我自己帶來了不少的麻煩,真帶來不少的麻煩。什么麻煩呢?批評者有之、斥責者有之、人身攻擊者有之、謾罵恐嚇者有之。
      可能同修們聽了,劉老師啊,這么嚴重嗎?真的這么嚴重。有的人直接質問我:你知不知道你是名人?我說名人怎么的了?因為你是名人,所以你的帶動力非常大,你這一讀《無量壽經》會集本,你知道,你能影響多少人跟著你也讀《無量壽經》會集本?我一聽,我笑了,我說這是好事啊!我真希望這樣啊。
      所以有人一看,也說不動我,這個人太犟了,太固執了。所以就采取斥責、批評、攻擊、謾罵、嚇唬你。甚至有人說,你知不知道,你將來有一天,你會坐監獄去。我說的恐嚇就是指這個,但是對這個,我也沒有什么動搖。我當時還跟人家說,我說,我這輩子沒坐過監獄,如果因為我選擇了讀《無量壽經》會集本、親近凈空老法師,我就能去坐監獄,那該坐就坐唄。我說,我坐監獄里,我也是盤腿打坐念阿彌陀佛,最后我也成佛去西方極樂世界。人家氣得說,你這個人簡直不可救藥。我說不可救藥就不可救藥吧,我就是讀《無量壽經》會集本。
      我就覺得我很重視“緣”。2000年,我就是因為看這個《無量壽經》會集本的光碟,我才活過來了。那你說還有什么比救命更重要的事呢?我得知恩報恩。《無量壽經》會集本、凈空老法師救了我的生命,又給了我慧命,我干嘛不選會集本,我干嘛不親近老法師啊。
      我這么說,大家能不能聽明白,我不是一個無情無義,不知恩圖報的人。就為了這個,救我生命、給我慧命,我也得選擇《無量壽經》會集本。而且我讀起來是朗朗順口,真是這樣,愛不釋手。
      我要隨我的心念,來做我喜歡做的事情。我不喜歡別人指揮我,你必須得怎么樣,你必須怎么樣。我這一輩子可能就一擰到底了,別人誰也指揮不了我。
      我認準那條道,我一定跑到黑。就因為這樣,所以就沒有一年消停的。這么多年就是在批評、批判、謾罵中成長起來的。我真的感謝,讓我越來越堅強,越來越堅定我的信念。
      去年,我不上了名單嘛。我那次在香港跟同修們交流的時候,那次是學佛問答,我跟大家說,給大家逗得哈哈笑。我說,你們知不知道,我現在上了一個名單。這個名單是什么呢?我說,這名單,我真是背了好幾天,我把它背下來了,這個名單的名字就叫做“佛教界公認的附佛外道名單”。我說,我可沒說它是黑名單,人家那上沒有黑。就是這么一個名單,大約有120個人左右,好像是,我沒記準確。我跟大家說,不知道誰給我排的號,我那個號嘎嘎好。
      大家就笑了。我說,你們知道我那號多少嗎?119號,那不是防火的嘛。我說,你看我那號多好,我真得感謝給我排號的這個人。
      你看,要一般人遇到這樣問題,是不得愁眉苦臉呢?上了那個黑名單了,還有個號。我根本就當做笑談給大家說的。我認為,那人好不容易把你鼓搗名單上去,你就在那單上待著吧,我就這么尋思的。我一點負擔沒有,一點壓力沒有。
      我這個人就是犟,有一句話:走自己的路,任別人說去。只要我認為我走的路,是對的,是正的,我就一定不會偏離這個軌道。對于這些,我都是一笑了之。我不后悔我的選擇,我堅信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我剛才說,我和《無量壽經》會集本有緣,我相信這個緣分。因為那一年,在我要死要活的情況下,是《無量壽經》會集本救了我。如果沒有《無量壽經》,我那年是必死無疑。這我跟大家說的都是真心話。為什么?因為我病到什么程度,我自己知道,我知道我基本上是活不了了。
      我記得我姑娘跟我說,“媽呀,我也不忍心看著你等死呀!我得領你出去看病。”所以我姑娘,就領我去了北京中醫院,去看了一次。然后也就那一次,又去了石家莊,好像一個醫院是專門治我這病的,也去了。
      我那次跟我姑娘去北京和石家莊看病,我臨走之前我都做好了思想準備,可能我回不來了。所以那次我希望我老伴子能跟著,因為那時候他不是現在這種情況。我希望他跟著,干什么?給孩子做個伴。萬一我死在北京了,不至于把孩子嚇住。她畢竟是個孩子,她沒經歷過,但是我老伴那次是堅決不去。沒辦法,我就跟我姑娘去了。
      我告訴我姑娘,速去速回,不管看到怎么個程度,看完了咱們就回家。所以那次我是連去帶回來,一共十天時間。那次兩個出路,一個出路,可能因病我就死了;第二個出路,那個時候我有自殺的念頭。那兩年,我有兩、三次,有自殺念頭。所以我自己心里知道,一我病死了,二我自殺了。
      為什么現在,我這么堅定地選擇《無量壽經會》會集本?我認為是這部經救了我生命,給了我慧命。是老法師救了我生命,給了我慧命,所以我必須得選擇《無量壽經》會集本。
      這是第一個理由,緣分。
      第二個理由,這部經是世尊四十九年講經說法,唯一多次宣講的經。
      三藏十二部經典,除了《無量壽經》之外,你找不到第二部,世尊多次宣講的,這是唯一的一部。唯一的一部多次宣講的經,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它的重要。這就是世尊為我們說的正說。
      什么叫正說?如果大家明白,正說這個詞的意義,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什么意思了。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說法,唯有這部經是多次宣講,其他的經都是宣講一次,說明了這部經的極其重要性,否則,世尊不可能多次宣講。所以我堅定地選擇這第一經,這是第二個理由。
      第三個理由,《無量壽經》是一切大乘經典的總綱領,一切經典的精華。
      念這一部經就是念一切大乘經典。聽明白了嗎?念這一部經,就等于所有的大乘經典,你全念到了。這個方法簡不簡單?非常保險,又非常簡單。
      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沒有不講這部經的。不單世尊講,十方三世一切諸佛都講這一部經。你說這部經重不重要?你聽說過還有哪部經,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都共同宣講的嗎?沒有,找不到。以前我曾經說過,千經萬論,三藏十二部,就好比是百川,《無量壽經》是大海,百川歸大海,大海納百川。就是這么一個關系吧。
      第四個理由,《無量壽經》是凈土第一經。
      我們修學念佛法門的,而《無量壽經》是《凈土五經》當中的一部經,稱作是“凈土第一經”。
      可能有同修現在覺得,讀一部經、念一句佛號,是不是有點不夠,不把握,所以想,我再加點。老法師說,那《凈土五經》你都可以讀。
      讀一部《無量壽經》的是第一等人;讀《凈土五經》的是第二等人;如果除了《凈土五經》以外,你還要讀某某經、某某經、某某經,你是第三種人;如果你讀的經超過了十部,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是一點邊都沒有了。我們這個能不能聽懂?
      一等人是讀這一部經,二等人是讀《凈土五經》,然后三等人你不能超過十部。這只是個,怎么說呢?量說吧,它不是一個具體的,就是十部以內你就是第三種。你要是超過十部了,那你就是對今生成就,你是一點份沒有了。但是你也不白讀,怎么樣呢?和佛、和菩薩結個善緣,就是這樣的,但是成就是沒有你份的。
      就基于這四點原因,所以我就選擇了《無量壽經》會集本。
      第三個問題,我想說一說,我是怎么樣“一門深入,長時熏修”的。
      第一,牢牢把握一部《無量壽經》和一句阿彌陀佛佛號,不換題目、不拐彎。
      這個不拐彎,是海賢老和尚的經驗,老人家念阿彌陀佛佛號,92年沒拐彎。看看我們現在的同修們,修佛這么多年,拐了多少彎,換了多少次題目,我們自己對對號。
      對于這個,我覺得我經受住了考驗,從來沒有動搖過。我就是這一部經,就是這一句佛號,將近二十年了。雖然是每年都刮這樣的風、那樣的風。每刮一次風,都有一批修凈土念佛法門的同修們被刮跑了。我從來沒有拉過一個信眾,雖然我對被刮跑了的一些老同修們,尤其是年齡比較大的老同修們,我特別替他們惋惜。因為我知道,這些老同修們不容易,念了多年的阿彌陀佛,讓一陣風就給刮跑了,他再也沒有機會了。所以我真的,實實在在替他們惋惜。但是我從來沒有拉過一個人,沒有拉過任何一個信眾。
      凈空老法師說過,不要拉人家的信眾,不可以拉人家的信眾,拉信眾那是缺德,我們學佛人不干這缺德的事。所以我學佛這么多年,我可以坦然地說,我從來沒有拉過一個信眾。我心疼是心疼,我惋惜是惋惜,但是我不會去拉他們的。因為我知道,這是他們個人的因緣。不是大浪淘沙嘛,那大浪淘沙,淘去的那畢竟是沙子,留下的肯定是真金。“大浪淘沙,沙去金留”,這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那淘掉了,沒辦法,那也就淘掉了,就是這么個因緣吧。
      所以對這些被淘掉的這些老同修們,我在這里我想勸勸你們,因為你們選擇哪個法門,我無權干涉。但是我勸你們的是,如果你現在又選擇了一個法門,我勸你不要再換了,別再拐彎了。六七十歲、七八十歲的老人了,沒有時間了,再也沒有時間,讓你這么換來換去折騰了。你把自己的最后一點點希望,可能都要折騰沒了。你現在不管選擇哪個法門,你就按照這個法門,不拐彎地修下去,你還是有希望的。我希望同修們能夠接受我的這個忠告、勸告。
      如果你今生成佛的機會遇到了,又錯過去了,真是太可惜了。再什么時候能遇到這樣的機緣?不客氣地說,五千劫以后再說吧,可能是這樣的。大家想想,五千劫,多么漫長的時間。而且五千劫以后,你還能不能遇到這個法門,都很難說的。愿君三思吧。
      第二個我的做法就是,死心塌地一門深入。我的做法是什么呢?
      聽經、讀經、念佛,三位一體。聽經、讀經,要把心安住在一部經上,專持這一部經,不能凈土五經個個都想持。我現在凈土五經其他四經我沒有持,我持的就是這一部《無量壽經》會集本。如果你個個經都想持,你的心就亂了、就散了,精力不能集中。
      心安住在一部經上,心是定的。“一門深入,長時熏修”,一門深入是定,長時熏修是定里開慧。咱們學佛不就是這樣嗎,因戒得定,因定開慧。我們需要的是這個,戒、定、慧。所以你一門深入,就有利于你修定。然后你定得到了,你自然就開慧了。如果你喜歡的東西太多,這個也放不下,那個也放不下,你修不了定,你會妄念紛飛。
      讀經怎么讀?我記得上午說了,就是一門地讀下去,不要去研究、去琢磨它是什么意思。
      這將近二十年的聽經聞法,我覺得對我開慧是非常有幫助的。有同修說,劉老師,你現在要講《無量壽經》了,你大徹大悟了嗎?我給大家的回答是,我沒有大徹大悟,但是實事求是地說,我有那么一點點小悟。我給大家說,就像那小燈泡一個一個地亮了,亮的越多,我知道的、我明白的就越多。這是不是叫悟?如果是叫悟,我現在就這個程度,我絕沒有大徹大悟。如果你們把我說成大徹大悟,那把我說神了,那不是真實的情況。
      老法師教導我們,一經通了,經經通;經經通了,你自性就現了。是不是這樣?所以一部《無量壽經》、一句阿彌陀佛佛號,是讓你通自性的第一經、第一法。信不信由你。我這么多年過來了,我受益了,我愿把我受益的東西,都毫無保留地跟同修們交流,希望你們不走彎路、少走彎路,今生能夠成就。
      凈空老法師曾經告訴我們幾個學佛的秘訣,有同修可能都比較熟悉,我再跟同修們說說,供大家學習和體悟。
      第一個秘訣,“系念”,是學佛的秘訣,系念。
      第二個秘訣是,“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三不,這個也好記。
      第三個秘訣,“專精”兩個字。
      第四個秘訣,要通達世出世間一切法。用什么方法?通達一經。你先把一經通達了。
      第五個秘訣,一部經、一句佛號,其他的統統都放下,一心專注。三年不說話,秘訣。簡單地說,三年不說話,秘訣。咱們能不能三個月不說話,都很難吧?
      這是老法師告訴我們的幾個秘訣。
      還有一個,要跟一個老師學。這個我上午說了,在這里我就不重復了。因為這一條,凈空老法師是從李炳南老師那里學來的,他受益了,所以他就把這個方法又傳給我們,這就叫師承吧。
      聽一個老師講經說法。我從2000年開始一直到現在,就是聽老法師一個人講經說法。不是我心有分別,我對所有的法師都是禮敬的。我為什么專聽老法師一個人的法?我上午說了一句,我做過實驗。我聽了另外一個修凈土法門法師講的經,就有一條,我拿不準了、我就猶豫了。所以后來我就認定,還是這個應該是對的。因為老法師說的是“一門精進,長時熏修”,另外一個法師說的是“廣學多聞”。他這兩個概念,是截然相反的兩個概念,你想兩個老師,都是學凈土念佛法門的,結果在這個問題上是兩個理念。
      所以我就想,還是依照一個老師的理念走,你心里比較踏實。所以我就選擇了“一門精進,長時熏修”,一直到現在,這些年一直這么走下來,我覺得心里挺踏實的。
      第四個問題,法門平等,無有高下。
      學佛的同修們,一定要有正確的認識,那就是“法門平等,無有高下”。同修們選擇哪個法門修行,都是依照每個人不同的根性而定的。八萬四千法門,就是治八萬四千種病的良藥。關鍵是這些良藥,哪個對癥,對你的癥。對你的癥就是良藥;不對你的癥,那就不是良藥。再好的良藥不對癥,不但治不好病,可能還起副作用。如果你把藥吃錯了,可能還害你的命。所以說這么看,我們不要謗任何法門。因為我們每個人的根性不同,不能你修這個法門,就謗人家修的那個法門。你就說你這個好,人家那個不好,你這叫謗佛、謗法、謗僧。因為根性不同,如果大家根性是一樣的,釋迦牟尼佛沒必要說法四十九年,就說一個法就完了,把大家都度了。因為根性不同,世尊是應機說法,所以這個我們一定要認識到。
      現在為什么佛門不和諧?有很多時候問題就出在謗人家的法門。不但不要謗人家的法門,連別的宗教都不要謗。比如你學佛的,你不能謗人家學基督的,也不能謗人家學天主的,不能謗人家學伊斯蘭經的,是不是?你就守住你這一個,你好好修,不要去謗人家。我們能夠遇到念佛法門,這個大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不要小瞧了,一定要珍惜。因為這個法門佛經上講,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三個條件缺一都不行。你能夠相信這個法門、依照這個法門修持,說明你福德俱備了,善根俱備了,因緣成熟了,你這一生成佛的機緣成熟了。如果你善根、福德、因緣,缺少其中的一個,你今生都成就不了。所以你今生遇到了這么好的機緣,千千萬萬把握住,不要錯過。這個機緣是太殊勝了、太殊勝了。
      最后我想用印光大師的一段話,結束今天的心得交流。印光大師是這么說的:“凈土法門廣大無邊猶如法界,究竟圓滿若似虛空。所有一切的法門,無不從此凈土法界流出;一切修行入道之途徑,莫不還復歸結于凈土法界。”這就是印光大師的一段原文,供養給同修們。然后仔仔細細地想一想,印光大師的教誨。因為我們都知道,印光大師是大勢至菩薩再來,老人家很不簡單。
      最后我還有六句話,也跟大家說說。
      無量壽經是大海
      海納百川入海流
      偏圓頓漸一切法
      無不從此法界流
      十方諸佛舍此法
      不能普利諸群萌
      今天的心得交流就到這。感恩大家。阿彌陀佛!
      暫時沒有文字內容
      ?